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这卡特兰王国的治安看起来是真的不怎么样。”
  
  看着不远处森林内隐约可见的闪动人影,骑在马背上的安提柯评价道。
  
  “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商队护卫首领埃拉托色尼回答道,他甚至连手都没有握在剑柄上的意思,“他们基本上是附近村落流亡出来的,因为领主的苛政或者贫困的生活被迫加入盗贼团,但他们的战斗力和胆子也都不大,只敢去对落单的行人下手罢了,像是我们这种大型商队,他们从来都只敢在远处观望。”
  
  “当地的领主就不派兵清缴吗?”安格尼斯在这时疑惑地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之前倒是有听说过附近的一个子爵征召士兵准备对猖獗的盗贼团下手,但是一直没有后续的消息,所以也就不知道他到底成功了没有。”埃拉托色尼说着,耸了耸肩。
  
  或许是不相信那些胆小的盗贼团会对自己这帮人多势众的商队下手,所以走在马车两边的商队护卫们也都带着轻松的神情,一边走着,一边和旁边的同伴聊天打屁。看着他们轻敌的表现,安提柯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同时心里也不自然的升起一丝不安,心里会有不安不一定代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也可能是安提柯心中没有安全感导致的。
  
  就在这时,从前面的道路上突然迎面跑过来一队骑兵,还在和安格尼斯聊天的埃拉托色尼见状连忙命令商队护卫们停止前进,保护马车,准备战斗,那些还在聊天的护卫们一听见命令后,马上表现出极其高的素质,他们纷纷将盾牌立在身前,长矛夹在盾牌之上,警惕地盯着周围的情况。
  
  安格尼斯也在同时将手放在佩剑剑柄上,微微拔出一小段,对安提柯说道:“少爷,请您到我后面。”
  
  安提柯好歹也是亲自率领军团骑兵冲锋陷阵的将领,他哪里有弱到那种程度。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能够保护好自己,而后看向迎面跑来的那队骑兵,透过被马蹄带起的烟尘,他能看见骑兵队伍中被举起的随风飘扬的旗帜。
  
  埃拉托色尼也看见了那随风飘扬的旗帜,这位经验丰富的埃托利亚佣兵只看了一眼,便松了口气,让手下的护卫们可以收起武器解除警惕了,安提柯见状,疑惑地问道:“埃拉托色尼,对方是什么人?”
  
  “那是特罗洛普子爵的骑兵,安提克洛斯阁下,请放心,我和特罗洛普子爵有过几次往来,他是一位道德崇高的贵族。”
  
  埃拉托色尼回答道,而后策马冲出,主动迎向那队骑兵。
  
  因为距离比较近,所以安提柯能够清晰的看到为首的骑士是一名长相年轻英俊的皮肤白皙的少年,他身着一件质地精良的锁子甲,背后披着一袭黑色短袍,武器插在腰间的剑鞘内。
  
  怎么说呢,这个少年给安提柯的第一印象就是他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而应该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接受教育。
  
  埃拉托色尼和那个为首的少年交谈一阵后,一群人一同朝商队走了过来,在见到安提柯后,埃拉托色尼为两人介绍了一番,安提柯这才明白那少年的身份:特罗洛普子爵的长子。
  
  得到介绍的两人相互打了招呼,就没有继续互动了,安提柯则听着他们的谈话,逐渐明白了特罗洛普子爵派来骑兵的原因,原来是为了护送来往的商队,让他们得以安全地通过这片区域。
  
  “发生了什么事?”安提柯插了一句话,问道。
  
  特罗洛普子爵之子奥利弗看了安提柯一眼,回答道:“这个地区最近出现了一伙活动猖獗的盗贼团,他们的首领被称为‘饿狼’文森特,这个人行事十分凶残,每一个被他盯上的目标都不能幸免于难,在被打劫以后还会被杀死,尸体悬挂在树干上。”
  
  “他们的战斗力很高?”埃拉托色尼问道。
  
  “他们中有一些人是从前线退下来的逃兵,每个人都是亡命之徒,人数大约在五十多个左右,连附近领主派出去的征税官都敢动手。”
  
  闻言,埃拉托色尼脸色变了变,他问道:“领主们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这伙盗贼团猖狂,而不派兵围剿的吗?”
  
  “你可能还没听说。”奥利弗耸了耸肩,苦笑道:“我父亲集结的军队和其他领主的军队主动去围剿‘饿狼’文森特,每次都被他狡猾的躲过去了,甚至还杀死了不少派去围剿的士兵。”
  
  “那可真是太可怕了。”安提柯说道。
  
  虽然嘴上说着可怕,但安提柯实际上却没多少害怕的情绪,他可是经历过很多场大战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一伙亡命之徒吓到?
  
  奥利弗再度笑了笑,道:“阁下,请你放心,堵上家族的荣誉,我和我的骑兵们会护送你们安全离开这里的。”
  
  “那可真是感激不尽。”埃拉托色尼接过话头,鞠了个躬,感激地说道,“特罗洛普子爵是一位品德高尚的贵族,您也继承了他的良好优点。”
  
  被夸赞的奥利弗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嘴角扬起的笑容很清楚地告诉众人他现在心情很不错,这也难怪,虽然他穿着盔甲骑着战马,可实际上还是一个刚满十六岁的少年,是个一被夸就很容易飘飘然的年纪。
  
  借着这个时候,安提柯开始观察起奥利弗带来的这队骑兵,这队骑兵一共有十八骑,基本每个人都穿着锁子甲,外面披着一件印有特罗洛普子爵勋章的罩袍,头盔是有着护鼻的尖顶铁盔,武器则是一把长枪、一面圆盾和一把插在剑鞘的骑兵长剑。
  
  因为不知道卡特兰王国是不是和后世地球中世纪上的欧洲一样,养活一队骑兵需要花费很多财力,所以安提柯也就不便对此评价。
  
  或许是察觉到安提柯在观察着自己麾下的骑兵,奥利弗炫耀似的说道:“这队骑兵可是我父亲花了重金才培养起来的重骑兵,以前和其他有冲突的领主作战时,他们立下了大功,才刚刚冲到对面那帮农奴面前,他们就直接被吓跑了,我们不费一兵一卒赢得了整场战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