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欧斐弥亚,你来了。”
  听见身后的动静,神圣密仪祭司克勒安忒斯低沉着嗓子,说道。
  “是的,我亲爱的伯父。”欧斐弥亚说道,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白袍和装饰,而后瞥了一眼两旁的小祭司和仆从,后者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走出神殿。
  因为欧斐弥亚太后要来的消息提前公布了,所以神殿内没有其他访客,在小祭司和奴仆们离开后,就只剩下了欧斐弥亚和克勒安忒斯。
  “我想我上次说的很清楚,欧斐弥亚。”克勒安忒斯沉声道,言语中满含生疏:“那是我帮你的最后一次,从那之后,我们再也没有关系了。”
  他话音刚落,殿内就响起了女人刻意压低的笑声,克勒安忒斯听到后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冷冷盯着这位拥有王国的最高权势的女人。
  “我亲爱的伯父,不知道是不是你一直陪伴在宙斯左右,而缺少了应该有的判断力。”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她的语气中带着调侃。
  “什么意思?”老祭司脸色更冷了几分,他周身的温度好似也降下来几度。
  欧斐弥亚却浑然不在意,她用那高高在上的神情看着自己的伯父,轻蔑道:“我亲爱的伯父,若是我把你当年做过的事情公布出去,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从神坛猛地摔倒最底端的伤害。”
  “你!”
  老祭司脸色大变,变得非常难看,他死死地盯着欧斐弥亚,一字一句,几乎是咬着牙说道:“欧斐弥亚,你可是答应过我,只要我帮你改变神谕,你就不再提及这件事。”
  “呵。”欧斐弥亚冷笑一声,道:“我很不想嘲笑你,但是,我亲爱的伯父,宙斯难道没有告诉你,女人的承诺不要轻易相信,尤其是美丽的女人的承诺吗?”
  “……”克勒安忒斯沉默了。
  见他不说话,欧斐弥亚也及时停止了刚刚的话题,她很随意地抚摸手上的镶着宝石的戒指,道:“我亲爱的伯父,我这次找你,是想要让你继续帮我做一件……”
  “不可能”
  她话未说完,就被克勒安忒斯的怒吼打断,欧斐弥亚有些惊讶地瞥了一眼这位怒目圆睁的老人,而后很快恢复常色,道:“既然这样,那我只能命人去把你当年犯下的恶事公布出去,要是马其顿的贵族和公民们知道他们心中不可冒犯的大祭司曾经强奸自己的侄女,可能会被愤怒驱赶着涌入神殿,当着宙斯的面把你活活打死吧。”
  她的语气很是平淡,仿佛当年被侵犯的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闻言,克勒安忒斯的身体明显抖动了几下,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沉声道:“说吧,你还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进行一场占卜,以宙斯的名义废黜安提柯的国王。”
  “什么?”
  克勒安忒斯的声音猛然拔高了几度,他十分惊讶的看着欧斐弥亚,不敢置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