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从阿格瑞安人的聚落离开后,伊文努斯带着任务成功的喜悦继续前往王国境内的其他部族,在完成对阿格瑞安人的拉拢后,他的主要目标便是人口近四千的色雷斯人以及善于骑兵的色萨利人。
  色雷斯人虽然远离欧洲老家,但他们骨子里的野蛮好战仍然没有消失,在没有进入马其顿军队服役的时候,经常会架着小船横渡爱琴海,到隔海相望的吉利斯联邦当雇佣兵,也因此,色雷斯雇佣兵的名气大燥,佣金一变再变,越来越高。
  色雷斯人身材高大健壮,普通士兵基本不配备盔甲,只有贵族才能拥有希腊式盔甲,但他们装备了使用木材或柳条编织制成的轻巧的月牙状盾牌,这类盾牌会在外层蒙上皮革,有时在皮革上再饰以铁质或青铜质的环状浮雕,绘制眼睛或者弯月的形状,也成为了色雷斯战士的标志。
  而在武器方面,他们擅长使用长柄逆刃刀,这种武器外形是细长的垂直弯曲的附在长杆上的单刃刀片,极其锋利,能够轻而易举地劈开盾牌和盔甲的防护,击杀敌人。在历史上,罗马军团被这种武器打的苦不堪言,被迫为盔甲增加一层护臂,头盔也进行了改良,目的就是抵挡这种长刃武器的劈砍。除了标志性的长刃以外,他们还极其擅长使用标枪作战,标枪如雨说的就是他们了。
  与轻步兵作战为主的色雷斯人不同,常在马其顿军中服役的色萨利人则是以骑兵而闻名,他们的装备与马其顿人的伙伴骑兵相视,但是在穿着体现了色萨利人的民族特色:他们穿着色萨利特有的深紫白边斗篷和红色束腰外衣,是马其顿军中占第二重要地位的骑兵。
  因为色萨利人骑兵的优势,随菲利普国王远征的军队中就有许多被征召的色萨利骑兵,但这些骑兵在那场灾难性的伏击战中被悉数歼灭,他们的头颅和其他战死的士兵一样被残忍的砍下来,连着头盔一起被当做战利品插在木桩上,血祭蛮神。
  从此以后,色萨利部族一蹶不振,他们部族内剩余的可征召骑兵不足两百,因此在伊文努斯的招揽过程中,新任执政官显得极其犹豫,他们的人口本就凋零,若是在即将爆发的内战中站错队,可能整个部族都会被毁灭。
  伊文努斯知道他在顾虑什么,他于是再度祭出了忽悠大法,告诉色萨利执政官底狄得斯已经有很多个部族站在国王一方了,所有加入的部族提供的兵力加起来远远超过欧斐弥亚太后一方的力量,所以这场内战国王必胜。
  底狄得斯终究还是比较谨慎的,他没有很快选择站队,而是委婉的告诉伊文努斯,自己还要再考虑一阵子。
  伊文努斯知道他的疑虑,也不好继续劝说,只能遗憾的离开,向境内的其他部族游说。
  快半个月的走访下来,马其顿平原上居住的部族基本都有伊文努斯造访的痕迹,在他的努力下,一共有五个部族同意站在安提柯一方,他们分别是阿格瑞安人、色雷斯人、佩奥尼亚人、特里巴利人以及伊利里亚人。除了这五个部族以外,色萨利人也表示愿意接受安提柯的有偿雇佣,这是他们能够做出的最好选择了,就算安提柯最后失败,他们也只是损失了一些成为雇佣军的战士而已,而不是被欧斐弥亚太后定义为安提柯一派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