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周华生开始破解十八插钩榫形锁。
  
  这个时间比张一想象的还要长一点,已经过去两小时,他还在继续。
  
  其间张一悄悄给周华生施加了两次自愈术,让他不觉疲惫。
  
  过程有些无聊,张一主动找话题和老爷子一直断断续续聊天。
  
  突然想到什么,张一问:“周先生,在您的过往经历中,有没有遇到难以解释的现象,或者是特别奇怪的事情?”
  
  周华生抬头看了眼张一,又专心对付手中的机关锁,喃喃道,“奇怪的事情...”
  
  随后老人思绪陷入回忆。
  
  “还真有~”老人回忆道,“我三十岁的时候,跟随大首领见过一个外宾。”
  
  张一来了神精,聚精会神听。
  
  “当时大首领夸赞那个外宾是‘司命之神’转世。”
  
  “司命之神?”张一奇怪,没有听过啊。
  
  老太爷点点头,“道教神话故事中操控凡人运气或气运的神仙。”
  
  “那个外宾运气很好吗?”张一反问。
  
  老太爷抬头看向张一,肯定道,“他当时不到四十岁,却躲避超过一万次刺杀,你可以想像一下,世界上最大的流氓国,对他对行了千奇百怪的刺杀方法,美人计、策反亲信、策反医生、下毒、炸弹、狙杀、投放放射性物质...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刺杀方法,都被应用到他身上,而他却依然无佯。”
  
  “...”张一。
  
  这他喵的也太扯了,最大的流氓国是米国无疑了,一个国家刺杀一个人,超过一万次,他居在还活着?
  
  很难想象!
  
  但如果那个外宾是‘德鲁伊—心灵之眼’传承人,那就能解释通了。
  
  修习心灵之眼,对跟踪、恶意的眼神注视,这些感知敏锐。
  
  再配合一至三公里的视觉外放,对于防刺杀确是有奇效啊。
  
  “那个名外宾叫什么名字?他还活着吗?”张一压制内心激动,让自己看上去并不关心。
  
  “是的,他还活着,”老太爷肯定地点点头,“那人比我大十岁左右,今年超过一百岁,名字叫‘贾斯特’,是南美国家的革命者。”
  
  闻言张一表情喜忧参半。
  
  喜的是大概率找到了‘心灵之眼’的德鲁伊传承者。
  
  忧的是这么一位成功的革命家,身边保卫严格层度,真正可以做到海陆空天维一体,毫无死角。
  
  如果没有概念,对比一下天朝大首领。
  
  加上人家避过一万次以上的刺杀经验,想到得到他的尸体,难度不亚于小学生造原子弹。
  
  ‘咔!’一声脆响。
  
  “好了!”接着响起老太爷的惊喜叫声。
  
  甩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张一激动地从老人手里接过楠木盒,就要打开。
  
  “等等...”老太爷阻止张一,“回去看吧。”
  
  张一点点头,心里大概明白老人的意思,不看不想,万一是老太爷也控制不住喜欢的东西,那就不好了。
  
  离开病房,在门口简单应付周子几句,张一驾驶周洁的汽车返回酒店。
  
  进入房间,张一把楠木盒摆放在客厅中间的茶几上,并把手机打开录像功能,对准楠木盒。
  
  如果盒子里面保存有遇空气氧化的东西,可以瞬间记录下来。
  
  随后张一轻轻打开在海底沉睡超过三百年的楠木盒。
  
  打量着盒子里的东西,不免一阵失望,它即不是珍贵的玛瑙、也不是价值连城的传国玉玺,产或其它值钱的东西,而是一张平平无奇的海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