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没有想到张一这么好说话。
  
  周洁奶奶笑呵呵道,“第二个可以姓张,给你们老张家,传宗接代。”
  
  “奶奶真不用,”张一反驳道,“如果一个周姓,一个姓张,会让孩子之间产生隔阂,而变的不像是亲兄弟姐妹。”
  
  奶奶赞赏地点点头,“有道理、有道理...”眼睛里越看张一越喜欢。
  
  “奶奶...”周洁脸红的像苹果,难以启齿道,“我和张一还只是普通朋友,没到生孩子那一步...”
  
  “我可以进去看看吗?”张一不得不出声打断他们聊天,真担心房间里的老太爷会随时会挂掉,毕竟九十五了,已经高寿,身体机能说断就会断。
  
  周洁把救助的目光看向奶奶。
  
  “进去看看吧,”奶奶不在意道,“活到丧事可以当喜事办的岁数,有啥不能看的,小伙子,你进去吧。”
  
  张一在心里向奶奶立起在姆指,看来这位才是一家之主。
  
  另外几位都是受气包。
  
  “好喽~奶奶。”张一非常狗腿式地应声。
  
  卧室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大、第二是暖,暖气很足。
  
  老太爷睡的不是家床,而是睡在病床上,鼻子上插着氧气、手腕上打着点滴、胸口上布着心电图的传导线。
  
  两个女医护在床边看护。
  
  四名老医生则在房间的另一边的角落里小声商量病情。
  
  看到家属进来,四名专家医生围上来。
  
  “尉大夫,老太爷现在如何?什么时候能醒?”
  
  周洁七十岁的爷爷周子安关心问。
  
  四医生相视一眼,皆缓缓摇头,解释道,“老太爷年事已高,身体机能自然哀退,并不是生病,恢复概率不大,只能先用名贵药材把命吊住。”
  
  周子安早已知道这个答案,只是心里不甘心啊。
  
  “张一你去看看。”周洁轻轻晃了晃张一手臂。
  
  “这位是?”尉姓老大夫问。
  
  “哦,这是小女的医生朋友,过来看看。”刘乾替张一介绍一句。
  
  “胡闹!”闻言,四人皆是怒发须张,“你叫什么名字?那个医科大学的?毕业了吗?在那里实习?我要问问你的老师,什么底气让你来这里蹭热度!”
  
  周洁尴尬的要命,这里只有她知道张一是兽医...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今天我为母校骄傲,明天母校为我骄傲。’
  
  所以喊出母校的名字一定要响、气势一定要足!
  
  张一也不愿在外地丢了母校的面子,受其传承一身手艺,感恩戴德道:“我是西北医大...兽医院....的未毕业生!”
  
  “......”众人。
  
  静!
  
  寂静!
  
  连小护士都惊呆了!
  
  房间内落针可闻声。
  
  趁着一语惊四座,张一抽身走到老太爷床边,观察两秒。
  
  在众人惊掉下巴的过程中,快速脱掉鞋子,爬上病床,站骑在老太爷胸口上向,准备好姿势。
  
  “啪!啪!”快速两个大耳括子,抽在老太爷脸上。
  
  “......”众人。
  
  继续保持鬼异的安静。
  
  周洁反应快一点,“啊!”地一声尖叫,“张一你发什么疯!快点下来!”
  
  这时大家也反应过来,如果手上有刀,都想砍死张一。
  
  “别吵!”张一站在病床上,大喝一声,震住一群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