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这一吻天长地久。直到女人喘不过气,张一才放过她。
  
  “亲爱的,这东西困扰我很久很久了!”
  
  以张一的心态恨不能立即飞去香江,破解这个难题。
  
  “周洁在家吗?”张一忽然想到她。
  
  “她两周前回香江了。”何淑珍奇怪道,“她走的很突然,上飞机前才用短信通知我。”
  
  “亲爱的,你说小洁是不是发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负气......”何淑珍担心问。
  
  张一小心脏不受控制地跳了跳,换作之前,周洁走也就走了,没发生关系,也不用对她负责,但现在...需要求到人家啊。
  
  想到这里张一悔不当初,早知道马屁应该多拍一点、礼物应多应一点——提到礼物,不知道周洁有没有拆开那套趣味内衣?
  
  想来她的表情一定会精彩吧?
  
  “不用担心,”张一安慰道,“十一月份我会路过香江,到时我们一起去看她。”
  
  何淑珍轻轻鄂首,心里很愧疚,总感觉偷走了属于闺蜜的男人。
  
  女人表现出来的愧疚表情,引起男人的征服欲,就在张一忍不住要在收藏室‘壁咚’何淑珍时,卢学洙寻来。
  
  吓的张一连忙把咸猪手从女人衣服里面抽出来。
  
  “BOSS,一个自称野田芳杏的太阳国女人想见您。”
  
  这时张一才注意到,时间已经来到早上八点。
  
  “让她到...会客室等。”野田芳杏还不够资格让张一在客厅接待她,不管她是否愿意接受。
  
  野田芳杏,是野田当代家主野田哲平的侄女。
  
  一身灰色风衣让野田芳杏看上去有些超出年龄的成熟美。
  
  见到张一微微躬身,“冒昧打扰,请多见谅。”
  
  “请坐吧。”上门是客,张一做不出太过份的事,开门见山问:“有什么事情吗?”
  
  “是的,我的父亲野田良知,是爷爷的第五子,欲取野田哲平代之,请张先生顶力相助!”
  
  “...”张一。
  
  张一晕了,不知她那来的自信,自己虽是好人,但不是烂好人啊。
  
  下一秒,野田芳杏抛出糖衣炮弹,承诺道,“事成之后,我父亲带领下的野田家族愿意自废武功,将安全托付给克洛斯农场保护,并每年奉上两成利润效敬。”
  
  张一很心动,但这实在太扯了,自己不是米帝,没有核武器。
  
  野田家族也不是太阳国皇室,已被战争耗尽资源,已被米军打到四肢残废。
  
  讥讽道:“我看起来像傻子吗?”
  
  野田芳杏继续解释道,“现任家族野田哲平,平息与松井家族战争之后,陆续又与其他敌对关系达成和解,这其中也包括克洛斯农场。”
  
  张一点点头,认可她的说法,自己也收到由野田芳杏转交的200万米元和解金。
  
  野田芳杏又道,“野田哲平以重震家族产业为由,开始清理家族内部阻碍,我父亲是野田家族企业第一副总,也成为他的第一袢脚石。”
  
  “大家族之间斗争,不是生就是死,我父亲为了活命,让我向您求援。”
  
  野田杏芳长篇把情况介绍一遍。
  
  张一也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和后果。
  
  “是什么让你和你父亲相信,我可以帮到你们?”张一不解问。
  
  野田杏芳理了理思路道。
  
  “野田哲平相信是您在背后支持松井家族,否则他们根本抵抗不住野田家族的全方位打击。”
  
  张一晕菜,不知那里露出马脚,虽然暗中让崔友支持松井家族,但这是自发行为,全程没有与松井家族成员接触过。
  
  就像雷峰,做好事不留名。
  
  但这种事情打死不能承认,原油泻露事件,光是赔款一项,就能让一个小国破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