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圣诞节一周后工人们复工,现在别墅内部已装修好,最后工程是院子里的草地,原本两颗大枫树还在,张一不想在院子里种太多树,空地上铺草皮就很好。
  十多个园丁正在铺设草坪,工人在修砌喷泉。
  张一在次搬家,历经四天才搞定一切,主要是堆积成山的红酒,这东西骄气,搬运的时候轻拿轻放的。
  其它东西扔了很多,家具家电都是全新,原来的只能处理掉。
  如果之前的房子叫美式乡间别墅,现在可以叫它庄园。
  巨大的弯月外形很酷,虽然只有两层,但长度超过一千三百米,宽度达到四十米,这是一个巨大的家。
  新别墅书房内,张一坐在书桌前,书桌的正中心摆放着太爷爷张武的笔记,张一将笔记轻轻放进书桌的抽屈里。
  然后拿过来一张白纸铺在面前,手里拿着笔,脑海飞速回忆。
  对于华人来说,春节是新年,年底都会对过去一年进行总结,还有五十多天就是除夕,张一打算理理过去一年在美国的收入与支出。
  第一笔收入四百五十万,交税用掉四百万,结余五十万。
  第二笔收入十五亿美元。
  第三笔收入卖玉米,九十八点七万美元。
  支出:跑车+皮卡315万,收购贝内特牧场9500万,一年发工资90万,一年种子102万美元,化肥68万美元,鸡鸭鹅羊苗共10万美元,农机农具757万美元,改照锅盖山+修路3000万美元,直升机加钓鱼艇185万,新建别墅4000万,一年用柴油约20万美元,新建粮仓65万美元,库房20万美元,最大笔支出给了崔丽5亿美元。
  共计支出:6.8亿,结余8.2亿。
  另外还有两个月就到了美国的4月报税季,土地税每年都要缴,克洛斯、贝内特,共二千二百公顷土地,大约需缴土地税二百多万美元。
  一张白纸写满,这么多支出张一表示头大。
  对于明年的展望,张一想简单一点,抽出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不能成为金钱的奴隶。
  首先是养殖这块可以删了,瘟役太可怕,当然放养几十只无所谓。
  第二把酿酒做起来,这事不能缓、也不能拖,布朗家族是悬在头的利剑,随时会掉下来。
  说干就干,因为冬季种了一千二百公顷小麦,酿啤酒成为第一选择,自动设备买一套,张一在网上买了一套最贵的。
  另外还定了一条白酒生产设备,当然也要好的。
  最后张于决定把贝内特的牛棚改成生产车间,一举两得。
  于是张一立即联系了鲍恩,将两座牛棚改成酿酒车间的想法跟他说了一遍。
  “贝内特的牛棚我之前去看过,空间很大,但和酿酒车间标准并不相附,还需要大范围改动。这二座牛棚改酿酒车间,我免费做了!”
  豁!
  看来这家伙前面赚了不少。
  “那就谢谢了,三天左右设备到。”
  “没问题。”
  和鲍恩刚挂断电话,安琪电话打了进来。
  “安琪?”
  “boss,索尔兹马场老板乔治先生打电话过来说,他有匹马生病了,你有没有时间过去看看?”
  索尔兹马场位于西雅图市区正东方五十公里,张一过去并不远,大约四十分钟就能到。
  “我过去看看。”
  张一离开书房,拿上出诊包开着皮卡车出了农场。
  皮卡车行走在路上,张一在车里想,当初高考分数不够,为了上一本,加上喜欢小动物,最终选择了西北大兽医专业。
  大自然自愈术会不会因为这个主动选择我?
  不然为什么从秦朝祖先到现在,才被自己开启?
  车子行驶到一段小路尽头,前方的牧场大门被呼啸大风吹的饺链发出嘎嘎的声响。
  一到冬天,二月份西雅图最冷的时期,不是冰雪覆盖之际,而应该是现在,一场雨水淅淅下过之后。
  这时张一又后悔自己是个兽医,否则这时自己应该呆在温暖的火炉旁。
  还好有车子能替自己遮挡外面的冷风,它就像冷酷世界里的一个避难所。张一握着方向盘,过了好一会才不情不愿打开车门。
  一下车,冷风袭来,脚下冻泥土很滑,结果张一摔倒在农场大门的冻泥地里,尽管他身上裹着外套,却依然能感觉到阵阵刺骨的冷风咬噬着脸。
  就在张一准备返回车内拿出诊包时,某个奇怪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在离小路不远处,有一个结了冰的池塘,幽暗死寂的水边,冰霜覆盖的灯心草丛里,一个油亮发黑的小东西特别扎眼。
  张一走近一看,原来是只小猫,它差不多六周大,正缩成一团,一动不动,两眼紧闭。
  “这么冷的天,这么小的动物,不太可能活下来。”张一心里想,就在张一准备离开时,突然它的嘴巴无声张开了一秒钟,然后又合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