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一直来都忽略了斑点的感受,小七需要朋友,成年人需要朋友,动物当然也需要同类。
  “放心吧,我会给你找小伙伴。”
  一人一马散着步,视线远跳,陈华驾驶着拖拉机正在翻地,一排排犁过去,农场空气中散发着泥土芳香。
  农场库房和畜棚相隔不远,张一在库房外面,看到陈龙在库房里修理启动不了的播种机。
  虽然不懂农事,但也知道,丹尼和陈华耕过地后,就要用到它。
  陈苏、安琪则在打扫农场各个库房。
  “需要我帮忙吗?”张一让斑点离开,走过去问。
  “不用老板,我们能搞定。”二人异口同声道。
  “对了张先生,我早上在鸡舍附近发现有土狼脚印,过几天小鸡小鸭到了,它们会来偷吃,陈苏道。
  “那我去后面看看。”
  告别她们,张一重新来到畜棚。
  张一在附近转了圈没有发现什么痕迹,于是渡过小河木桥,沿着林间小道,往里走了一点,突然听到动物恐吓敌人发出的声音。
  寻着声音张一慢慢往树林里走,然后看到一条成年土狼与一只年幼灰熊在对持,中间是只腌腌一息的兔子。
  土狼生性胆小,一般以腐肉、鸟蛋和超小动物为食,这次敢和灰熊硬钢,是欺付它是个幼崽。
  而这头小熊估记才七八周大,敢和成年土狼对持,是因为太饿了,错过这顿可能就会饿死。
  “嗨!其实你们不用打,对半分就可以。”
  张一大声提议喊。
  土狼生性胆小,被吓了一跳,见到人类拔腿就跳,喊都喊不住。
  小熊也吓到了,作势也要逃走,却生生止住步子。
  “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张一张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危险。
  上前用刀将兔子厚实的毛皮划开,丢给五六米外的幼熊。
  犹豫良久,小灰熊上前一步,一口咬住兔子,转身就往树林里跑,随后消失不见。
  原来山里还有熊,这个发现让张一有些兴奋。
  在国内时总有人问张一,为什么大学专业选兽医,其实很简单,喜欢动物而已。
  时间如白驹匆匆过,田里的玉米进入三叶期,。
  田间地头被陈华、丹尼打理的条条清晰。
  为此张一对他们佩服到五体投地,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上个月中下旬有那几天,陈华、丹尼两人轮流耕地到深夜十二点才返回家。
  当时的情况是时间紧、任务重、机器不给力,只能用人力堆。
  同时农场的小鸡、小鸭、小鹅、小山羊们,茁壮成长。
  五月最后一天,张一接到恒丰拍卖行电话,三天后在西雅图拍卖行正式拍卖胜利女神雕像小样。
  同样是这天下午,米丽再次来到克洛斯农场。
  “亲爱的张,柏图斯酒庄红酒还有吗?”
  其实地窖里还有很多,但张一不想卖了,而且雕像拍卖在即,以后也不会缺钱,相反今年还可能因为钱多发愁。
  祖规祖训里明确写着,年末结余银钱,必须在下一年捐出去一半。
  米丽失望离开,最后还不忘看会雕像。
  两天后孙志文、王叙带领一支约五六十人的特警队,来到克洛斯农场。
  胜利女神雕像被锁进特制的保险箱内,一路运往西雅图。
  张一和丹尼随车前往,把小七、潘妮交给陈苏照顾。
  恒丰拍卖行在西雅图有办事地点,张一和丹尼被拍卖行安排进附近一家五星酒店开了两个房间。
  “张先生拍卖会傍晚八点准时开时,还有四小时,您休息会。”
  孙志文安排好这一切后离开。
  房间门口居然还有个服务员在等着?
  “您好张先生,我是您居住其间专属管家,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联系我。”
  并帮张一推开客房门。
  门开刹间,眼瞳金色一片。
  “这是我们酒店最尊贵的总统套房,希望您喜欢。”
  “咳...老子第一次住五星酒店,居然是总统套房!内部金碧辉煌,管家说这间总统套房用掉五十公斤黄金,更有数十盏施华洛世奇水晶吊灯,真特么豪无人性!居然还有个游泳池?这抚梯不是会是黄金的吧...”
  主卧。
  “嘶...”恍瞎了张一二十四K纯金狗眼。
  宽大松软的床上,两个金发碧眼的大洋马软妹子不着片缕等待主人。
  张一是个纯爷们,不是柳下惠,喜欢妹子,特别是漂亮的。然而...四小时后还要参加拍卖会,为了不担误正事,只能让她们离开。
  四小时后。
  张一离开酒店来到拍卖行,没有那么多废话,主持人简短开场后直接开卖。
  “第一件拍卖品是柄剑,一柄罗马帝国时期武士使用的制式短剑,保存完好,起拍价十万美元。”
  经过十多轮竟价,最终以36万美元成交。
  第二件拍卖品端上来时盖着金属罩,当打开那一刻,张一产生强来的精神波动,这是一枚大姆指甲盖大小的暖黄色块玉,看到它眼睛不由也亮了起来,内心有个声音一定要得到它。
  “boss你想得到它吗?”
  坐在旁边的丹尼看出了张一的异样。
  “先看看。”这里定拍卖现场,表现兴趣太高,容易被人恶意抬价。
  “这是一件玉印,来历无法考究,出土RB,碳十表明它是件二千年前的古董,起拍价一百万美元。”
  105万!
  立即有人报价。
  120万,张一若无其事举牌。
  125万,又一个人举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