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翌日,张一和小七被鸟鸣声叫醒。
  不过家里起的最早的是穿山甲小二母子俩,正在院子里悠闲散步。
  不久一声汽车鸣笛声传来。
  一辆奔驰大G停在石屋前,一个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子和一青年女从车上下来。
  “你好张先生,我是米丽,这位是约翰先生,我们来看看红酒。”米丽开门见山道,内心深处她实在不想在乡间野外多待。
  “没问题请进吧。”
  张一侧身引两人进入客厅入座,把放在柜子里的红瓶拿给两人看。
  主要是中年男子在看,米丽在打量着客厅。
  米丽视线移到壁炉傍边的雕像上,瞬间眼睛像凸出的灯泡。
  “啊!”米丽从沙发上跳起来。
  专注的约翰先生被她吓一跳,手里红酒瓶没拿稳,又在掉到地上前重新抓住,
  “米丽小姐你差点使我打碎一瓶珍贵的红瓶!”
  看的出,米丽是老板,但这一刻约翰怒了!言语一点不客气。
  米丽没有解释,扑到雕像双手虚抚着雕像。
  嘴里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但真的好像...”
  米丽身体在颤抖、双手在颤抖,防佛不敢触碰雕像,嘴里唠唠叨叨像个疯子。
  约翰也发现异常,知道米丽是学艺术的,对雕刻很喜爱。
  “张先生,这雕像哪儿来的。”
  张一知道美国法律有多操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于是岔开话题道:“米丽女士我们还是看看红酒吧。”
  “不!我还是单身,请叫我米丽小姐。”
  张一流下两滴汗。
  “米丽小姐我们继续讨论红酒吧,雕像不在讨论范围。”
  转过身看着坐着沙发上的中年人道:“约翰先生我不懂红酒,你说说看它们有价值吗?”
  张一深知自己是个小白,还不如大大方方承认,别人不一定会坑自己。
  见张一不接话,米丽是又气、又恨、又无可奈何。
  “如果我判断不错的话,这六瓶红酒产自法国柏图斯酒庄,1935年生产,而且应是同一批次。”
  约翰说道。
  张一知道,这六瓶红酒装在一个木箱里,因为时间太久木箱烂掉,这六瓶酒散倒在地上,自然都是同一批。
  “柏图斯酒庄产量每年少的可怕,1935年的珍藏更是珍品,这六瓶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了。”
  “哈哈!”张一心里大爽,只要值钱就好,哥品味低,对红瓶无感。
  果然!
  “单瓶保守估记15万美元一瓶。”约翰给出了报价。
  米丽被这个报价惊到,要知道美国家庭年收入15万美元就是妥妥富产阶层。
  “约翰叔叔你确定吗?”
  “小姐,十有八九不会错,当然还需要借助专业工具和其他专家再次确定。”
  “约翰叔叔我相信你的眼光,那么你觉的我们收购这六瓶红酒有钱赚吗?”
  “当然有,在西雅图、纽约、英国、中东,全世界的富豪挥舞着钞票要买它们。”约翰肯定回答。
  两人聊天没有回避张一,这就是熟人介绍的好处,买方有钱赚,自己也不会被坑。
  米丽换上殷勤笑脸,这一刻又温柔又可爱。
  “张一先生,这六瓶红酒,每瓶作价15万美元卖给我们酒店可以吗?”
  张一缺钱么,当然!要拿捏一下么,当然不!
  “这样红酒总有五箱,共30瓶,如果都是这个价格,可以卖给你们。”
  张一明白物以稀为贵,但卖少了不够交遗产税,手里还想有点余钱,在异国他乡,手里只有拿着美元心里才会踏实。
  米丽回头看向约翰。
  “张先生,没想到你拥有三十瓶如此珍贵的红酒,虽然我想说物以稀为贵,但三十瓶不能满足那些富豪!您还有吗?”
  约翰一脸诚肯表情。
  “噗~”米丽忍不住笑出声。
  看的出约翰是个诚实又幽默的商人,说真的,这一刻张一被感动了。和他想象中的美国人不同。
  没有隐瞒,但也没承认,加上老头语速太快,张一只听的懂一部分。
  张一的回答是,露出一个优雅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天啊!”米丽大张着嘴,约翰也是目瞪口呆,上帝作证,刚才的话自己都不相信。
  很享受两人惊呀的表情。张一以为他们太开心。
  约翰显的很激动,抓住张一的手不断表示感谢。
  感谢是相互的,不过这五箱红酒现在不能给他们带走,因为张一和张七的绿卡还没下来,突然多出的这些收入,会引来税务部门。
  从天堂到地狱不过如此,约翰和米丽表情带着幽怨。
  感受到深深的怨念,张一把原因解释了一通。
  了解张一的情况后,两人表示理解。
  “不过这六瓶你们可以拿走,一个月后你们可以来取走另外四箱,钱到时一起付就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