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天堂镇幸存的人,都躲了起来,杜克能够斩杀来自哪里的人,重要是他的冷血无情让镇民知道,这个人不仅强大而且不可招惹。
  “那里有些奇怪.”
  玉奴指了指教堂,她从画卷只走来,对于人世间的是非善恶观并不在乎,事实上,玉奴更多的时侯是神性大于人性,神性是很奇妙的东西,它能让事物变得更加理性,每一步的行动更加接近现实的本源。
  杜克点点头,教堂的气息非常隐晦,不过,玉奴的感观已经非常人所能及,至少以神识见长的杜克,也是望之兴叹。
  “慢,他很强。”
  玉奴见杜克已经伸出手提醒他。
  杜克已经感知有些熟悉的气息,“飞羽,你出来吧。”
  玉奴看了眼杜克,杜克点点头,他认识里面的人,是天使之冀的飞羽,一个年青有人为的小伙子,他的能力极特别,能感预感到危机,具有一定的前瞻性,也许这就是他没有死亡的原因。
  门被杜克推开,整个教堂中堆满了死尸,他明白为什么玉奴不愿意进来,死体全部被斩断了头脚,看上去就像做的方砖,杜克仍然能感到尸体还在蠕动,这些尸体的细胞还有活性,他们没有死透。
  一股暗黑危险的气息,杜克皱了下眉,身上纯正的阳罡气息散发,将暗黑的气息隔除在身体外,一缕灰尘落下,杜克抬头,暗黑向他袭来。
  杜克没有感用手硬接,道剑轻挑他快速退后,“飞羽,是我,疯子。”
  飞羽的脸孔露出痛苦之色,“疯子,你是疯子。”
  说完飞羽倒下,杜克叹了口气,在高度紧张之下,飞羽的大脑应该已经出现了问题。
  他将飞羽带出。
  玉奴看了眼杜克,杜克回过头,手中真火化为细小的真阳之力,教堂开始燃起火,他想起,和光同尘的意义,难道这鬼地方上古时期就有这恐怕的生物,所以,他们一定要把人彻底化为灰尘才放心。
  杜克拿出生机修复液,对飞羽进行注射,飞羽的状态极差,是体力和精神丧失的表现,他的最后一击不过是彻底将自己燃烧发出的。
  守望之城,庞贝就在一百公里外,杜克弄了一辆车,飞羽和玉奴坐在车中,他们决定先看看庞贝的情况,根据情报,这里有个组织的兵团守卫是抵搞老巢的最前线,他已经向城中的兵团长,波特发出信号,告知他,他已经找到天使之冀的飞羽,天使之冀是极强的战斗小队,他们最先抵达战场,也最先进入老巢作战,他们的经历是很重要的情报,所以兵团战很重视,已经派出特战队前来接应,杜克表示了感谢,飞羽的状况很特殊,应该本身重了很深的毒,从某种角度,他已经开始异变,不过,对杜克来说这都不算什么,要知道,杜克本身就对人体有很深的研究,现在的飞羽是个十分完美的样品,杜克可以时刻观察记录他的性状,好做剖析。
  至于为什么不带着他飞上天,对于天君境的杜克太难,他能飞起不代表他就的力量就不会受到限制,他可以轻易带着玉奴飞,却很难带着飞羽飞,飞羽的身体对于杜克来说太过沉重,这种沉重对于杜克来说是负累,很耗神识有体力。此外开车也能更好的让玉奴认识人类的世界,他不知道大楼主这个女人会去哪儿,但是玉奴,她的思想很像白纸,对什么都处于遗忘的状态,杜克对她其实加了小心,她的来历太不凡了,画卷中的事,杜克一直无法平息,毕竟如果里面的信息是真的那就实在是太惊人了,至少他的世界观要彻底改变,要是洛桑在就好了,他可以听听她的意见。
  “小心!”
  玉奴已经飞了起来。
  杜克脚急踩刹车,地上发出火光,悍马车直接被炸飞。
  数道子弹打向空中的玉奴,玉奴身子一震,有些不稳,杜克心底下沉,被埋伏了。
  杀人一震,没有杀死,他快速的撤去。
  杜克将飞羽放下,身形快速在地面移动,对于天上飞的,杜克也有很多手段对付,相对来说,地面更容易机动,就像刚刚玉奴,直接成了靶子,好在她够强,应该问题不太。
  杀手没有回头看,他数击没有打着杜克,就已经准备好要逃,他得到的情报显示,对方已经成为超凡的存在,超级战士对他来说应该不够杀,军中还有一些大佬口中,他知道这是超神的存在,他没有见过神,不过他做为白手套,杀过很多人,他从不问好坏,对于他来说,杀人就是乐趣,尤其是高手,高手才能给他带来快感,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任务交给他的原因,有人不想杜克活,他的失误就是误以为车上只有杜克一个全乎的人,没有想到还有一个超神存在,他很清晰他发射子弹的威力,那个人受了伤,却还飞在空中,就证明,他能杀了自己。
  “你不用跑了。”
  杜克想抓个活口。
  “你废话太多。”
  双管短枪,威力巨大,如同短炮,瞬间击发,震的杜克头皮有些发麻。
  杜克身体移位,“狗日的,拔枪够快。”
  杜克回想了下,组织中有没有这么号人物,终于有点头疼。
  “你够可以,不过,就凭这,你只能留下。”
  杀人刚才的攻击绝对强悍,他不知道杜克如何做的快速规避,不管怎么样,他再次失手,对方的武力值远超出他的想像。
  “我投降!”
  杀人很没有人品。
  杜克有点奇怪,“你应该再挣扎一番,受点折磨再求饶。”
  “那是别人,我还想活。”
  杀手很光棍,把自己的底线摆了出来。
  “谁指使的?”
  杜克乘机加问。
  “不知道。”
  杀手很干脆。
  “那你还有活着的必要么?”
  杜克能感觉到杀手没有撒谎,在他面前想撒谎并不容易。
  “我是组织里面的人,你也是,你应该知道白手套的工作。”杀手也有些无奈,不过,终是把自己的处境说了出来,杜克从材料上看是个很纯粹的组织人,他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因为,他不过是奉命行事,杜克这家伙是超神的实力,后面的人应该会很紧张,他想到这些反而有些激动,至于杜克是不是杀他,反而让让感觉无所畏了。
  “你们属于她的领导?”
  杜克知道组织中有一个部门号称神隐,神隐是在一个一个女人的统领之下。
  “她?你知道她!”
  杀手很震惊,即使是他也从没有接触过杀神,他只知道是个女人。
  杜克点点头,手中的剑却没有放下,这个人把子弹打向自己,也许他会放过他,他不应该向玉奴开枪,无论是不是在战场上,杜克对于这种随性的杀戮者都没有任何好感。
  “你可以安心去死了。”
  杀手眼光一寒,化为一团爆弹,杜克摇了摇头,组织是要针对他还是有人从中做了手脚,他有点头疼。
  “你有些失落?!”
  玉奴站在杜克的傍边,杜克点点头,庞贝城派出的接应没有遇到,却遭遇了组织派出的杀手,这名杀手绝对算得上是金牌货色,要是以前的杜克,他已经得手了。
  “你受伤了?”
  杜克看到玉奴身上有血,修为再高也怕菜刀,除非真的修成画卷世界中神的修为。
  显然,杜克他们不是神,还在人类的范畴,在人类的范畴,被人类发明的武器杀死,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没有什么。”玉奴轻描淡写,她来到这个世界,好像受伤也变成了她体验的一部分。
  杜克拉过她,揭开她的衣服,玉奴洁白的肩膀上还在渗着黑色的血,“贫铀弹,以后不要飞到天空,受到攻击应该尽快将自己藏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