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欧洲已经开始爆发战事,战争的惨烈和硝烟,让杜克的心情沉重,天使之冀受到了致命打击,除了副队长飞羽逃脱其他人都战死在老巢,老巢是最先爆发丧尸瘟疫的地方。
  杜克走在老巢边缘,整齐的麦田,昆虫低鸣的吟唱,玉奴很喜欢远方造型奇特的风车,不过,看不到任何的人烟,长老已经告诉杜克在他失踪的这些天,他们已经动员了整个欧洲区的国家固守都城,或者远距迁徙进入西伯利亚,严冷是那些该死的丧尸的天敌,不过,杜克觉得很不靠谱,他已经从科学人学会中得知,并不是所有的生命科学家都持有一样的看法,寒冷地带人类一旦聚集,爆发的问量应该会更加严重,人们要做的只有两种事,一是建立长期有效的检测机制,把发现病毒的人隔离开。二是,把城墙加固,将丧尸拒于城墙之外。
  好吧,病毒终是还要找到它的根源,要不然这种从人类基因着手的东西,还真的难以清除。
  “杜克,那里有一个小镇?”玉奴带着惊喜,小镇周围是盛开的郁金香,四周有清冽的水道,一副田园风光的写意。
  杜克却皱了皱眉头,他的神识已经对周围环境进行了扫描,除了活着的老鼠和几只山雀没有什么活物,前面的小镇对他而言很有危胁性。
  “我们去看看。”
  杜克不忍心拒绝,他也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病毒如此历害。
  镇口,一个小孩看到了杜克,手中挥舞着小旗,马上钟声响起,杜克知道钟声来自教堂,在欧洲区,信教的人极多,不过上帝能不以保佑他们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杜克已经看到数杆猎枪对准了他,一个男人,带着一个靓丽的女人,像极了情侣,不过也非常诡异,因为杜克现在已经是天仙境的修为,他已然身上有股飘然欲去的味道非常的出尘,玉奴娇艳欲滴身上却流淌着月华的气息,不论什么人看一眼就会发现她的不凡。
  “站住。”
  小男孩翻了翻眼睛。
  杜克平静的望着他,好像想从的眼睛中解读什么。
  “你们从什么地方来,来我们小镇干什么?”小男孩显得很勇敢。
  “我们从远方而来,一直找不到吃食,想到你们的小镇讨些吃的。”
  杜克对着小孩子道。
  四周拿枪的大人开始议论,对于杜克能吃饭,让他们感到安心,脸色从紧张变得平静下来。
  “这是哪里?”
  玉奴看了眼小孩,有几分喜欢。
  小男孩抬头看看眼前明丽的姑娘,“天堂镇。”
  杜克心中沉了沉,天堂镇,很好的名字,也是很坏的意味,他已经嗅到镇中一股腐臭的味道,如果他猜的不错,应该是人的尸体。
  天堂镇的男人们放下的了枪,他们对玉奴实在是举不起枪,无论从哪个角度,玉奴的笑容都让他们安心,平静,在这个焦虑的世界这是他们很久没有品味道的东西,这种东西远远胜过了一切世间的美好,也许,这就是上帝派来的使者,有男人嘀咕。
  玉奴蹲在地上,她面前是一个双腿断的男人。
  “他被丧尸咬了,已经快没有救了。”小男孩乎闪着黑亮透明的眼珠。
  玉奴皱了下眉头,她的手中浮现出白光,“我试试。”
  断腿的男人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你可以起来了。”玉奴口中带着命令,杜克已经明白玉奴用了她身上的月华之力将男腿部的一股邪气驱散,难道就是这股邪气就是丧尸的根源吗?杜克虽然吸收月华,但是他还无法明白这种能量运行的原理,看到世界跟理解世界本身就不是在一个层次,玉奴对能量的运用也超出他的理解,毕竟她是魔蝎大帝口中拥有造化之力的人,很难说她还是人。
  男人站了起来,他的朋腿其实不过是被丧尸咬了一口,是家民给他打断的,以免他咬了别人,这种病毒的传播很特殊,像极了狂犬病,被咬着就会中招,他们让小男孩把守村口,是因为他们在村子的护河上搭了很细的独桥,独桥是用一根高大的彬木做成,是为了预防丧尸的进入,眼前的姑娘好像从桥上直到他的面前,并没有停留,这是神迹,他蠕动着嘴跪了下来,四周的村民也跪了下来,他们是纯善的百姓,无助的人们,有罪的世人,此刻上帝终于派出了他的使者,可以使他们得到救赎。
  男人的跪伏,杜克很无奈的摇了摇头,无论什么样的地方,总是不缺这种神经少根线的人,他们永远无法相信自己,把自己的命运寄托于莫名的存在。
  “救救她们,请你救救他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