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杜克落地,道剑好巧不巧的落在他手里面,杜克已经知道眼前黑剑的邪乎,有一万个把它扔了的心,却也不敢不接,冥冥中他跟这把剑之间有了一种莫名的牵引。
  大楼主看到杜克眼光的黑剑,脸色有些不自在,声音一寒,“你们都来看拆楼吗?”
  叫花子挠挠头,“拆楼有什么好看的,我老叫花子最喜欢看山,喜不平。”
  叫花子语调顿了下,眼光不自觉的瞟了眼大楼主胸前的壮阔。
  魔蝎大帝见状,冷哼道,“老叫花子,你都是爷爷辈的人物,还要不要脸。”
  叫花子摸摸了脸,叹了口气,“一切都如梦幻泡影呀!唯真实色相不空。”
  杜克对他们聊什么不感兴趣,他有些紧张的看着玉奴,他出来后就发现玉奴变得跟以前很大的一样。
  “小子,瞧什么瞧,沾了大楼主的便宜还想对我们的玉奴怎么样?”魔蝎大帝傍边有些人妖气质的近臣实在是不讨喜,不合实宜的来上这么句。
  杜克要不是拘于自己的力量,在他们面前实在是抖不起了,很有掐死他的冲动。
  “叫花子,这就是魂魄合一吗?”
  大楼主整过妆容过来。
  “玉魂月魄!”
  薛定愕一脸的镇惊,这些老不死的连造物的女儿都敢动,真是让他怀疑他们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
  杜克周围的人也终于把目光落在了玉奴身上,玉奴的眼眸中星月交替,一股深深的吸力让杜克的头脑产生了种幻象,杜克迅速切断感知。
  意海中眼眸张开,“小姑娘有意,竟然以此法待得天地重造之时。”
  “天地重造?是什么鬼,难道地球的生机复苏与此有关?”杜克见眼眸冒出了新词,他须着它的话道。
  “哼,任何星球,都会有衰变周期,地球也不例外,当然,它曾经是造物的东西,谁知道里面有什么鬼。”眼眸懒懒的道,那个是个众神纷飞的年代,她也是有幸看到一眼地球,她被这片幽蓝深深的吸引,所以,在她主人瓦解时,她按设定好的路线遁了进来。
  “玉魂月魄合而为一,不过,怎么不对劲,魂魄并没有完全契合。”叫花子露出凝重神色。
  玉奴的脸上明显有挣扎的神情,刚才,杜克跟大楼主打斗,接着是魔蝎大帝跟道剑相博,实在是把最重要的玉奴给忘到了脑后。
  “现在怎么办?”魔蝎大帝现在实力是最强的大,却也有些拿不准主意。
  “魂魄本是灵魂修到其高的成就才能成就,玉奴生而知之,拥有完整的神藏化为魂魄本是相比众神已然站到了很高的位置,就算是主神恐怕都不能企及,这也不是我们能揣度的。”叫花子看了看玉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画卷世界突然陷入了死寂之中,玉奴身上的兽皮消失,身上淡现着莹白的月光,没有人敢对她的身体有任何欲望有念想,就像每个地球人望着天空的月亮一样,她就像母亲一样对每个人的灵魂进行了滋补,这种无私远远超过了人类思维的理解。
  “她会死!”大楼主樱嘴终于发出了众人不愿听到的事实。
  是的玉奴,身上的能量,让画卷里面存在的所有人都感到温暖可亲,不过,这种能量却是以她生命力为代价,魂魄合一,身体与魂魄合一,两者有超乎神灵理解的东西存在。
  “也许,你应该打开画卷,让她可以引月之力进体。”眼眸悠悠的道。
  “她身上的造化之力就是月之精粹,就像那个小家化家可以三元合一,玉奴只有采取月华之力才可使其本身的力量得以平衡完备。”眼眸说完就不在说了。
  杜克把眼眸的话重复一遍,魔蝎大帝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我们试一试?!”
  叫花子跟眼前的玉奴感情不比魔蝎大帝差多少,魔蝎大帝寻找他,就是希望玉奴能够,魂魄合一,而叫花子就怕玉奴魂魄合一之时,就是她魂飞魄散之日。
  叫花子跟魔蝎大帝望向了杜克,杜克却莫名的感觉不自在,“你们看什么看,我的意见仅供参考。”
  杜克明白在场的真正关心玉奴死活的就是这两个修为最高的老不死的,三元合一,这是什么路数,杜克只知道家修到极高的境界时才可以做到三花聚顶,想要分身连道家的典籍都没有记载,只有神话小说,修道半吊子的人才会呼悠世人这么多,要不是亲眼所见,杜克都打死不愿读那些杂学家的书了。
  大楼主突然一笑,妩媚的扫了杜克一眼,杜克浑身紧一紧,真是尤物,这画卷里面的曾经赫赫神明,都是无欲念的存在么,旦凡有想法,这大楼主也不至于独守春宵楼,要是放在现在的地球,有老板娘敢开这样的店,在有如引姿色,绝对门庭若市,“小子,借你的哪个东西一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