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听说你的病复发,我过来看看你,你放心,你应该很快就可以好,一切都是你想太多。”
  杜克边说,边小心将戒指用铅布包好,放进自己的口袋。杜克觉得,此行,很顺利,要是阿桑说的对杜小丁的影响很大可能是魔戒,现在,她应该会很快恢复。
  杜克找到主治医师,表示杜小丁的帐单自己会支付,对方终于露出些笑脸,医院最怕的就是流浪型的病号,药钱可以有政府先行垫付,可是护理、医生的诊费跟他们薪酬相关的没有一点收入,像杜克只是老师,有这样的觉悟的人不多。
  “张医生,我想问下,咱们医院为什么医护人员不多?”杜克见医生有些笑脸终于问出自己在医院的感受。
  “杜老师,工资底,病号多,有时还有生命危险,谁愿意来这里上班呀。”医生回答,其实最重要的愿因,是没有人能忍受病人的鬼哭狼嚎。,
  “嗯,好,这是我的名片,要是杜小丁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跟我电话联系。”杜克拿出纸质名片,虽然在二十二世纪电子名片已经盛,可是杜克还是比较古派,对有些方面,太现代化有些不适应。
  “好,杜老师,随时联系。”医生道。
  杜克拿着的伞,悠悠已经警告他快些离开,它在这里压抑得快断气了,各种意识混乱纠结,现在它很乱。
  杜克被聒噪的不行,就要离开,走廊中有道门打开了,一个头,探出来,是个病号,病号轻手轻脚,看来是要溜号,杜克跟到后面,很好奇,为毛这精神病院的管理这么松,半天没有见个护士,病人还都老老实实呆在病房里,太不合常理。
  病号,蹑后蹑脚,前面的门就要开了,他的手已经推开,只要迈出一步,可是他的脚迈出半步如同遭了雷击,痉挛的倒在地上。
  “老王,你跑什么跑,这里不是很好吗?”护工是个大汉,过来把他夹起,到了杜克傍边,他伸出手,抓着他的袖子,“鬼,鬼啊!”他发出凄厉的叫喊。
  “住嘴,再叫,就关小黑屋了,老张。”护工不耐烦了。
  杜克觉得,神经病,你跟他说什么,他会听吗?
  他会听,这丫不是神经病,他可怜兮兮松了杜克的衣襟。
  “杜克,快走,危险!”悠悠急促的摧他,悠悠感觉这栋楼突然间有了生命,好像要把他们全吞了,就像它在宿舍里吞的那个灵一样,同类对同类最敏感。
  杜克一个恍惚,差点摔了脚,这种现象是不应该出现的才对,是因为悠悠的摧促,好像不是,是的这栋楼有问题。它想吞些东西,它娘的,尽是怪事,是不是早上干坏事起来犯了冲,应该每天拜拜。
  杜克动不了,他现在明白,病号出不去的原因了,这栋楼不想让人走,你怎么走得了,现在他身上的电磁流已经发出肉眼可见的火花,免强保持他的大脑还是自己的,在危险的境地,没有什么比没有大脑更危险的。
  “跑。”杜克脚下松动了,他抓住机会,迈步,可以加速,一道人行闪电,杜克到了大街上,一屁股坐到地上。
  “喝杯水。”杀马特也气喘嘘嘘,要不是精神病院下面埋有阵法,两人都可能陷进去,真它娘的强,得找一大群,和尚老道来超度,不然自己只有身死道消了。
  “喳,刚才是怎么会事,小道士。”杜克接过水给自己浇浇,好清醒清醒。
  “你丫,都说了犯了凶煞之星,还敢来医院这样的重煞之地,不是找死么。”杀马特要给他展示展示啥是法力。
  “把你的资金账号发过。”
  “就近转账,10万。”语音提示。
  “我擦,踩狗屎了么。”
  “说点实的。”杜克对满嘴跑火车的杀马特来个终极封印。
  “你这人真没有情调,道爷是爱钱的人么,嗯,道爷已经不是人了,现在是修真,可以爱钱。”杀马特觉得前面几十年算是白活了,曾经他在金刚山下为朱氏夫妇,做了场法事,结果,说破坏了他们家的风水,硬是撵着自己打了头包,还有上次,不过在马路边扶个老太太,硬是把自己好不容易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给诈没了,主动给自己钞票的,还只有这个看上去是个高富帅的姐夫,嗯,姑且吧,拉近跟姐姐的距离。
  “说点有用的。”杜克抖抖衣服。
  “这里应该是个魔君般的人物,它在这里有好处就是可以多吸收些冤念,杂思,坏处就是你看到了,它的封印变松了会放得越来越放肆,非得道家天君级的人物来放个大招,不然,一般人,来一个干一干,都会被它当成零食。”
  “嗯,吃掉。”杀马特做个鬼脸。
  “那里面的病人?”杜克有些担心杜小丁。
  “放心,封印还在,它不会轻易出手,现在出次手,它都有代价,你身上肯定有它感兴趣的东西。”杀马特带着狐疑的目光,这大叔穿的很版正,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是不是这个东西。”杜克拿出戒指。
  “我擦,上古魔铁,是个老件。”杀马特在手里抛了抛。
  “你不怕。”杜克道。
  “道爷运气正旺,关键,这魔戒在这儿掉品了,你看,嗯,封印,破了,又关上了,这里面有东西。”钱无量有些认真,像这类事物,他只听过,下山后才首次发现,还是老道说的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东西是被医院这头魔吃了还是损伤了自我封印,管它呢,这是姐夫的。
  “等你哪天处理不了,可以找我师傅。”钱无量终于谦虚了些,老东西还是得老东西处理,自己搞不定。
  “你下次不要带它到这种地方来,里面的东西可能对弱者是魔对强者可能是灵药,一般人,不要接触它的好。”钱无量并不贪这物件,是好是坏,有缘人不是他。
  “杜克,劳伦斯国际大学老师。”杜克把它收起来,这道士应该有些特长,洛桑嘴里会法术的很可能是这类人,值得认识。
  “嗯嗯,好学校,听说里面有很多漂亮女学生,你们还招不招弟子。”钱无量在外面流浪这么多年,突然就不想流浪了。
  “你可以多留意些网上会有信息发布。”杜克道,二十二世纪了,想学习,可以随时到学校听课,只要通过考试都有毕业证。
  “有时间,我请你跟姐姐吃饭。”钱无量很认真。
  “有时间,你有钱吗?”杜克开着车。
  “有,你刚给的。”钱无量很老实。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