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他出校门时总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们,吃完饭下楼,这感觉还在,第三感,告诉他,他被盯梢了。这也是他让月娥离开的原因,一个小姑娘,战斗力不大,很可能成为拖油瓶。
  “兄弟,不要藏了,你这身打扮能赶上上个世纪在舞台上表演杂耍的。”玩杂耍曾风靡一时,杜克小时间经常去台后观摩,他也学了几手,要不然,现在他的身手不会这么好。
  “无量天尊,小道这方有礼了。”后面自称小道的人穿着麻衣素服,一头杂毛染了七八种颜色,整个似个开屏的孔雀。
  杜克真觉得,江山代有人才出,奇葩到处溜,还装的五门三道的,不过,就这打扮,刚才自己居然只觉寻常,难道高人都这样,杜克心理面最近被些非常规的事,搞的疑神疑鬼。
  “施主红鸢星动,气色正佳,实乃吉兆。”道士笑笑,好像笑的有些僵硬。
  杜克看是笑的太假,他想起亚洲还有些古老的行业,叫三道九流,三道指儒、道、释,九流指,儒、阴阳、法、纵横、墨、名、农跟杂家流,九流先出于三道,不过历史最后就剩三道成为显学,风靡了几千年。
  闲话不说,言归正传,杜克好奇的问小道士“既没有舍你饭食,又没有给你钞票,你杂的叫起施主来的。”
  “我看施非池中物,不过,身上隐隐有黑气相绕,最近,可是遇到非凡的事情,可与小道言之一二,说不定小道会有妙方。”杀马特样的道士老神在在,装神秘。
  “来。”杜克装小道士招到傍边。
  “五百元人民币。”杜克将销票掏出,递给杀马特。
  “你去扯个招牌,站在街角,等我回来,你还在,我就信你的话。”杜克接着道,也就是自己心慈心善,换个人说不定早就把这招摇撞骗的烂道士打到臭水沟。
  道士摇了摇花枝招展的头,真是人心不古,好心提个醒,挣些个食心钱,受到世人如此凉落,要不是做头发还贵,才懒得理你死活,穿的人模狗样,嘴可太损了。
  “杜克,你在哪里?”小雪发来个视频,杜克点开。
  “大街上啊,那就好,我刚在劳伦斯国际大学的内网上看到,有个海鬼在女生公寓扮道士捉鬼,千万不要是你,不然,我以后见了同学们就臭大发了。”小雪看着杜克阴阳不定的脸,噗呲笑开了,“坏人,不会就是你吧,打着捉鬼的名头闯女顾所,你要是被女鬼勾去了魂我就不活了……”小雪说着说着,泪水就流了下来,是不是把身体给他的太轻松,男人们,不用心得到的就越不珍惜,想着她大一时在报告厅听到的讲座,心里莫名就有些慌。
  “乖,不要哭了,她们都是瞎编的,你看我傍边就有个道士。”杜克将视像头转向杀马特道士。
  耳朵传说一阵银铃笑声,“还真有道士啊,现在我就放心了,以为你吃着碗里惦记着锅里去跟女孩子鬼混。”
  “这道士叫嘛呀,跟我们老家的比怎么这么奇葩。”小雪就差跑出,要看稀奇了。
  “叫嘛呢,小和尚。”杜克故意寻茬。
  “你大爷……,钱无量。”小道士本来要狂飙粗口,看杜克很大方的拿出一撂钱,马上恭敬起来。
  小雪被小道士逗的哈哈大笑,名字还有这么起的,他爹妈该有多不用心。
  杜克刚才放的是外音,把杀马特道士听的小脸一阵女一阵红,“你大爷的,你爹妈才不用心,老子是师父起的,代表道法高远,无量无际,是为贫道定下真名好改日大道有成,飞升天界。”小道士很受伤,不得不争辩。
  “好啦,不逗你了小朋友,杜克你给多给些银钱,好安慰安慰小弟弟。”小雪也觉得自己开玩笑有些过道,不在意小道士嘴上说的脏话,这件事,自己不对在先。
  杜克,将身上一千美金拿出来,给道士,道士刚气的肺炸的心情突然好起来,真是女菩萨,刚才她叫我什么,弟弟,好亲切,自己要是傍上这颗大树,有这么好的姐姐,是不是,也能天天当上二世祖,不在外面受风吹日晒之苦,虽然,老道说这是上天对世人的考验,美其名曰,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苦越多,难越大,道法就越发高深,本来他很是相信,可是世间尽是白眼,没有什么真正心疼自己,总之,哪个叫小雪的女菩萨,笑的真如九天玄女,给的是真金白银,叫小弟弟时,自己的魂都上了上清天,看来,自己未来的道法高低,很可能就跟小雪姐有关,这不就是道家讲的得道由头,佛家讲的闻道根由,小道士拍拍头,啥是佛家,佛家是什么东西,自己是不是被快乐冲破了头,道士、道士、我是道士,嗯,老道诚不我欺也,自己现在真是心是明镜,心宽广,等等,施主,等等。
  在小道士心神相争时,杜克已经上车,那管得了一个莫名的小道士,自己还有得忙。
  小道士,看着远去的豪车,从口袋掏出两张黄纸符篆,口中默念法骂,身影在空中消失,周围人来人往,好像他就不存在一样。
  杜克开着车到第四人类研究院,也就是精神病院,院里面人不是太多,偶尔遇到的人都给人冷漠的感觉,好像是生无可恋,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杜克想这些人应该都被亲属发病时折磨的表征,他给欧洲几个古老家庭疯狂的人物换个不少脑组织,原因就是,他们太不正常,连自己家族的人都无法忍受,当然,杜克认为精神疾病不过是人的情感自我调节,没有什么不可接受的。
  杜克跟楼层护士说明身份后,来到杜小丁的病房,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的天意,房号还是119,杜小丁的病房没有任何人,静的出奇,杜克不用任何辅助能力就能听到杜小丁轻微的鼾声,她还在沉睡。
  杜克看到戒指,阿桑说它是魔戒,在人类历史上出现了多次,欧洲在上古时本来是铁板一块的大一统联盟,因为魔戒的出现,很是爆发了几次种族灭绝战争,阿桑的说法,这都是传说,最可能的是欧洲人由部族走向国家,开始为权力斗争,魔戒不过是古老的宗教信物,不过,它只是能过历史知识推测,具体的不可考,就像它是怎么会到中国的西部,怎么会出现在杜小丁的手上,这就不是个智能大脸可思考的,它可能要收集更多的信息要素,做更多的可能故事线整理,这么无聊,阿桑表示不感兴趣。
  杜克逮上手套小心的将戒指取下,杜小丁猛的坐起,好像是从噩梦中惊醒。
  “杜老师,你怎么在这里?”杜小丁哆嗦着,看来她已经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不过她感到自己身体好像被莫名的掏空,无法再填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