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明街不因为几天前死个人而悲伤,依旧充满生活气息,人生沸腾,吆喝加杂着特有的叫骂响成一片,杜克买了些甜点和一些饮品,是小雪最爱好吃的,对于杜克来,只要注意,两人相处自然会分析对方行为、饮食,当然人们追求就是奇怪,明明可以海参、鲍鱼却还是怀念过去带着涩苦廉价的滋味,不过,是小雪喜欢的他应该尊重。
  杜克接过牛肉炸串,嗅着油气散发出的鲜香,非常陶醉,老板递过孜然,味道的绝配,杜克却在老板手背上看到一道疤纹像个昆虫若隐若现,杀手,杜克感觉被盯上了,他在墙上也看到过类似贴纸化的标志,现在,这类喜欢特殊符号的组织都被消灭的差不多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一窝而且跟自己还是敌人,这敌人无处不在,对方没有出手,也可能是顾虑自己背影调查,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不是鹰统治,要不然以此人的武力值,受了伤,发疯的可能性很大,今天对方不会愉快的递串而是直接递刀才可能。
  “谁他娘的在想我,食魔?乘机想干掉我?”夜鹰打个喷嚏,他是一流灵魔战士,但是,组织并不信任自己,让做的还是直面生死的杀手,无非是高端些的杀手,他受到伤,自然要进行战略转移,他不是多信任组织。
  杜克被盯上了,不是卖串的大叔而是一个从市场里出来的一个中年妇女,跟所有的杀手一样不起眼,从走路的姿态和骨架结构,杜克可以看出来武力值跟夜鹰没法比,他可以一把掌把她打死,可是,在市场和人流量大的地方明显不合适。
  “老黑,明街这个地方建议你们扫一扫,我看有非常组织在这里扎堆。”杜克坐上车给大老黑打电话。
  “小事,小杜,我很快就把明街翻个底掉,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王者。”大老黑在自己被个领队羞辱后杜克还依然相信他,有些感动,英雄垂暮,本该老死,可为天下一战的决心不是什么酒水可以浇灭,不是随便一个打击就可以让一个英雄直正倒下。
  杜克开着车离开,对方换了个染着长毛的青年骑着摩托车还吊在身后,红灯变绿,杜克加速,对方看着杜克快速转弯,害怕跟不上,加快了速度。
  杜克念道,“快,快,快,好。”
  急刹,制动,车稳稳停下,操作行动流水,好车有好的道理。
  杜克叼只烟下车,看着倒在地上的青年,血正汩汩流着,他蹲下来带着审视。
  “小子,给你叫个救护车。”
  “不用,不用。”
  年青就是年青,即使是个杀手,他还没有很好的适应好自己的角色,没有完成目标,应该快速逃遁才对,一旦像现在被坑的落了单没有逃遁,他就应该有面对死亡的觉悟。
  “先生,请出示你的驾照。”巡警很礼貌,出示证件后要求杜克出示证件。
  杜克拿出外交签发的驾照,看在他们按流程处理。
  “刘六,超速,无证,追尾了,这场事故你全责,你有什么意见可以进行上诉,没有请签单。”巡警在宣告肇事双方的权利义务后,运用了快速灵活判决。
  杜克摊摊手,表示对他们的裁判结果无异议,青年眼光开始变得通红,双手颤抖,在爆发的边缘。
  “我的车不用赔了,这是,五万块,做为事故代理处理金,你们看着办吧。”杜克将钱给两个目瞪口呆的警察。
  两个警察道,现在有钱人都什么操作,没有责任,还给自己揽下事,谁说富人越来越冷漠,越来越自私,标兵模范就在眼前,想着他们有了这五万,在诈这个二皮小混混几万块,两人的任务奖金就到手,两人很高兴给杜克签定的手续,两人全权处理。
  “走吧,小子,交警队去蹭着去。”巡警对这样的无证飞车党本来就烦,现在只想赶紧让对方家人带钱赎人,滚去就医就好。
  杜克开车走了,且不提,两天后,长江码头,正在打鱼的把头,在江中捞出青年的脑袋,看了看道声,晦气,又扔到滚滚江水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