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杜克睡的很深沉,直到饭香味飘到床前,他挣扎着起床,身下有些湿滑,掀开被子,一片红色印入眼帘。
  “发什么呆,吃饭了,你这公寓东西蛮齐全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居家过日子呢?”小雪看着杜克傻样有些脸红,昨晚两人太疯狂了,现在那里还有些撕裂的生疼,要不是杜克睡的太死,她才不愿做早饭,不过现在看到桌子上的饭菜,她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也许爱情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被自己爱的人占有,为他全心付出。
  杜克吃着煎蛋,喝口牛奶,望着这个跟自己的女孩子,有种抛下一切,去过田园山居的生活。
  “看什么呢,杜老师?”小雪嗔笑。
  “你的鼻子上有灰。”杜克轻轻刮了小雪一下鼻子。
  “真的……!”小雪想到自己好像洗过好多遍。
  “真是大坏人。”小雪反应过来。
  杜克笑笑,女孩子真是恋爱了就变笨,小雪也不能例外。
  两人走到上海国际大学,小雪去图书馆学习,杜克走向办公室要开始一天的工作。
  “老许,早啊。”杜克跟趴在桌子对着电脑倒腾的老陈打招呼。
  “早,小杜,年青人,可以多休息休息,不要太累着了。”老陈一幅老同志关心小青年的语调。
  “老陈,也没见你这么关心我啊,你这人真是偏心,上次来晚一点你就向领导告刁状。”高兴有些不满的接腔。
  “哎啊,老杜,你确实应该休息休息,看看这黑眼圈,晚上没少折腾吧!”高兴真是高了。
  老陈也哈哈一笑,杜克摸摸自己的脸,自己有那么不堪么。
  “我去101室吧。”杜克扫了眼,这里也没有自己的位置啊。
  “好,你去吧。”老陈对杜克选择去101室表示欢迎。
  “老杜,好好干,我看好你。”高兴也由衷的高兴,杜克学历挺高,原来是个楞头青,他愿意去干活,可省了自己的麻烦。
  杜克坐在101室还是有种悸动感,这个办公室总给他有种邪性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他不知道,上面挂着心理咨询这个牌子,学生敢不敢进来。
  “梆、梆。”两声如靴子掉下的沉闷敲门声如落到杜克的心底。
  “请进。”杜克并没有插门。
  吱楞响起,杜克听了牙都是酸的。
  “请问洛老师在吗?”
  瘦瘦的柔弱女生带着局促的问道。
  “洛老师出差了,我暂时在这里工作。”杜克尽量温和的跟她解释。
  “哦,那我走了。”女生很有礼貌的退出。
  杜克起身,以示相送。
  杜克拿出面具和眼珠,实在看不出两者有什么联系,洛桑把这东西留给他是什么意思,杜克实是摸不着头脑。
  “高兴,今天外边怎么这么热闹?”老陈看着报纸说。
  “死人了呗,听说是心脏病,就在隔壁明街。”高兴爱听小道消息,也在意小道消息。
  “人啊,说没就没,世道不好。”老陈总结一下。
  杜克走进办公室,听两人正聊的火热。
  “怎么样,不愿意呆哪屋了吧,邪性,当初这楼不知道是谁他妈设计的,将办公室设在夹角,阴气森森的。”高兴见杜克进来,不在向刚来时抵触,如果这小子向自己一样,时运被了可能一辈子都要在同一个办公室里共事,总要相互融洽,不然天天坐着面对多嗝应人。
  杜克坐到洛宁位置上,高兴欲言又止。
  “洛老师,怎么还没有来。”杜克问。
  “嗨,她在这儿只是兼职,隔三差五过来次就不错了,洛老师长的漂亮就是天天神神秘秘的,都多大岁数了,也不接婚,你可不要惹了她。”高兴瞥一眼,示意他坐那儿也许不合适。
  “搞科研都这样,小杜,不要听高兴胡说,你想坐哪儿就坐那儿,搞不好,你们一见面就对眼了。”老陈明显比杜克才来时吃惊多了几分轻松,现在都可调戏打趣他了。
  杜克打开电脑,上面设有密码,提示语,加利福尼亚海滩,杜克略以犹豫,输了个,海龟。
  电脑界面呈现的是一副希伯来语文,从材质上看是黄金制成的,杜克跟洛桑有过很长的接触,两人都曾经研究过上古文明和科技。
  人类的历史上,黄金并不是做为交易的金钱而是做为重要的承载物出现,《法条》、《圣经》、《圣言》、《不山》、《列传》、《河图》、《洛书》等,杜克心中闪过,但是这希伯来文跟这些东西毫不相关,它展示的是空间理论,杜克拍拍脑子,空间能量转换公式,洛桑在空间理论上有很高的造诣。
  杜克将电脑壁纸扫描存储后,设定程序焚烧,将洛桑留下的信息归墟,免得有心人得了去或者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老杜,好像有人去101室,正在门口等着,你还不去?”5高兴有些不高兴,指使杜克该干活了,来了就趴在电脑,谁知道他忙什么。
  “好,好让她们稍等。”杜克按下关机键。
  “老师,快,你看看她是怎么回事。”二个姑娘架着个瘦弱的挣扎的姑娘。
  “来,快进来。”杜克迅带将小姑娘放在心理咨询室的床上放平,然后,开始测心率和检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