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杜克西装笔挺,戴上墨镜,走在加太华机场的贵宾侯客室,如果阿桑在这里一定会很惊奇,因为,这是一个酷酷的搭配,很有学者的韵味,不过略显深觉。
  “先生,不好意思,你点的咖啡需要十分钟后才能完成它的工艺,请你稍等片刻。”服务员带着青春靓丽的微笑。
  “好的,火侯要七十度,调剂师要年青人。”杜克提出些要求。
  “切,一个穷秀才,装什么高雅。”走来一老一少的两人,小姑娘一看就是涉事不深,对杜克的要求很是鄙视翻白眼。
  杜克也白了她一眼,把离两人有些近的公务包换个地方。然后微笑着对服务员点头,示意她离开。
  “尊老爱幼,是泽泻国传统,小子,下次注意点。”小姑娘看来平时也不是什么善茬,能逮着人刻薄好像停不下来似的。
  “君怡,不可造次。”
  “老朽痴长几岁,在此代孙女谢过了,望先生海涵,不要怪罪。”老人说完对杜克拱拱手以表谦意。
  杜克并不在意对方怎么样,人海中什么样德性的人都有,犯不着对个小姑娘起劲,于是也点点头,算是认可。
  “哼,早知道就坐李叔的私人飞机,何必在这儿跟群土鳖为伍。”
  “你在这样,回到家里,你就自己去祖祠学习吧。”
  “我早就想去了,大姐说那里好极了,不进哪里,嫁人都不由自己。”
  杜克不是有意听这一老一少说话,实在是太近了,而自己耳力也太好,只能忍着他们聒噪。
  还有这样的家族,难怪泽泻在国际科学上没有什么作为,这真是种可悲,如果自己还在那片土地,是不是也跟这样的人一样,杜克有些庆辛自己的离开。
  杜克喝着咖啡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恍如隔世,他每天打交道的都是些实验品,虽然美洲科学联合会也会出席,不过是为了能跟一流的科学家们交流些顶级的未知顶域,大家对自己能取得在世人来看神一样的成就,很少感兴趣,有时杜克会想,这也是洛桑要离开的原因,已知的科学领域,在已知的科学家的眼中,显得很微不足道,只有未知才是他们应该追求的。
  “帅哥,发什么呆呢?”妖娆的女人,近身靠上。
  杜克闻着散发着浓郁热情暗示的声音有些窒息。
  “呦,是个闷鸡呀,借个火,你脸红什么?”这女人大有扑倒杜克之势。
  “shrryli,别见了个男的就不消停,登机了。”女人后面有个壮汉有些不耐烦。
  杜克排到队中,他用的是在泽泻国本来的面貌,因为他要回的是他的母国,他曾经很想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可是杜家就剩下他自己一个独苗,许多念想,现在想来也有好笑,不过,他总是要面对,有什么能比用本来的面目来面对好。
  “检票,先生。”跟贵宾服务相反,泛美航空的空检不是二百斤的大汉就是二百五十斤的大妈。
  “杜克,毕业于宾州大学,博士,任职戴维科技公司。”安栓带着一幅审视的神色。
  杜克突然想起阿桑说,美洲联众国对出入境的科技人员审查很是严格,就降低些你的履历。
  “先生,请稍等,你的信息需要联邦情报局过审。”大妈审视中终于带些尊重。
  “好了,通过。”大妈笑着道。
  杜克看着阿桑通过手机屏发来的搞怪笑脸,有种想踹它几脚的冲动。
  “主人,机上有意外惊喜,这可是隐藏bug,希望您能喜欢。”杜克耳机里传来阿桑带着邪恶搞怪的声音。
  飞机稳定起飞,这架飞机上面女人和老人很少,年青的面孔刚毅中带带着淡淡的杀气,给人生人勿近的排斥感,安保明显级别很高。
  杜克对这个bug并不喜欢,可能是因为阿桑缺少管理,越来越放肆。
  “先生,你要什么服务。”
  杜克不自然笑笑,“要杯温水。”
  这是在二万里高空,一不小心,他到的就不是泽泻国,很可能是白令海峡的冰冷海水面喂鱼虾,毕竟阿桑的情感模式并不成熟,很难区分问题的连锁反应,是导致机毁人亡的关键。
  杜克想到这,心里有些不安,将伪装成派克钢笔的电子感应测试仪靠近些水杯。
  “毒性,一级,致眠作用明显。”
  杜克耳朵中传来检测信息,红尘即江湖,在江湖中总要有两手,免得人生太无常。
  “一杯可乐,请慢用。”
  “小怡,你休息下,这杯可乐给我。”
  杜克听到前面传来机场老者的低声对着小姑娘耳语,语气很轻却带着不可违抗的意味。
  杜克看到身边的人开始沉睡,收拾下衣服,起身,走向中舱洗手间,远离可能的战场,在飞机上有内鬼的情况下,杜克可以肯定这机上某个大人物被干掉是大概率的事。
  “九号,收线。”
  “收到。”
  杜克从洗手间听到外面传来行动的信号。
  “少将,机舱控制,机长受制,外面还有三个兄弟行动力不受影响。”空少打扮的年青人向着眼前的眯着眼有着黑色脸庞的少将汇报。
  “不错,小伙子。”被称为少将的中年人睁开锐利的双眼。
  年青人用极快的速度低下头,少将是高加索地区对于一个传奇的尊称,他的所有继承者,只有最出众的人才能继承这一称号。
  贵宾舱外三个干练的人守着,能参加高级别的行动都是组织中十分出色的人,看到年青人和少将到来,三人不自觉的调整姿态,想展示最完美的素养,少将点点头,以示认可,这次行动到目前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最称为九号的年青人打开舱门,少将径直进入面对波坦尼亚国的公主,波坦尼亚国地处亚欧地理中枢,具有极强的战略位置。
  少将审视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主,用手抚过她白净的脸,很好,没有整容,是真的可能性很大,然后,稍用力捏下脸颊,露出一口洁白秀丽的牙齿,这不是死士,少将终于放下心,看来公主如假包换。
  “开始通过卫星把公主被俘信息向世界公共频道传播。”少将下令。
  九号接过摄像机对准公主,“请你告知波坦尼亚国王,释放黎明圣战士,否则你就会如地上躺着的是尸体一样,除了死去,还会受更多的痛苦,流更多的血。”
  “请你让我保持波坦尼亚公主该有的尊严,松开手上的绳索,让世人不至于谴责你们邪恶的灵魂。”
  “这个要求不过分,满足她。”少将命令。
  “是的,阁下。”
  九号身上有很深的部队烙印。
  绳索松开,波坦尼亚公主起身脑袋猛向后倾,正撞击在九号鼻梁上,九号脑袋一阵眩晕,大意了,这女人有很强的攻击力。
  少将冷眼看着倒在地上挣扎的九号,知道这是个硬茬子,善于伪装,出手干净利落,属于顶级撕杀高手,不是目标。
  门外三人听到里面动贵宾舱的动静,留下一人防守客舱,进入里面。
  静悄悄的客舱中一个引发人原始冲动的美女起身,举起手,如果杜克不在洗手间会发现,这个女人就是跟他借火的妖娆尤物,在道上她被称为黑寡妇-英拉,她傍边的壮汉是白战士-浑水,两人是赫赫有名的赏金猎人号称黑白双煞。
  守客舱的明显警觉不够高,一人径直走向前要制止,手正要按下英拉,英拉露出销魂一笑,将嘴顺势吻上要出手的匪徒,不可思意的是,匪徒带着迷醉的笑回头走两步倒在地上。
  另两个匪徒,见到同伴倒地,极速冲到倒下的匪徒身边,浑水在地上翻滚,欺身上前,拳击心腑,肘击脖颈,行云流水,对方两人居然没有反击之力。
  杜克在洗手间,很是憋闷,这确实是一件令人印象的刻的bug,正在心中诽復时,厕所门传来转动,这真他娘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以为把厕门虚掩就不会让人起疑,匪徒把大家弄晕,最大的可能是,不愿伤及过多无辜,要求保密,干净,利落完成任务,不过也许可能匪徒力量小或者是智慧型犯罪,管它呢,门要开了,自己就要一击毙,生死受制于人可不是杜克想要的。
  杜克挤身狭窄的门后,对手没有想像的强大,轻轻一拎,雪白的后颈就擒到手中,只要稍一用力,手中就多了具尸体,杜克的捂着闯入者嘴的右手传来异样的感觉,是个女人。
  杜克将对方反身抱到怀里,看到的是细柳眉俊俏明眸的美女,很是为世上竟有如此佳色吃了一惊,下意识右手一松,杜克就感到手上传来疼痛,女人的报复心很强,有机会开始报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