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此时在坐的是真正的自己人,皇上很是放松的胡闹,平时越发清越的眉眼在这会都柔和下来。
  夫妻俩也不制止,顾晏惜靠着软垫喝着酒,花芷则有一颗没一颗的吃着手边的坚果,笑眼看着小徒弟最终没能逃开毒手,被灌了一口酒,顿时五官都皱成了一团。
  皇帝笑得更大声了。
  “下次他要不愿意再进宫了您可别怨。”
  皇帝这会正被激发了少年心性,这一听还得了,把要跑开的人一把按住了端着酒盏威胁:“下次朕宣你进宫可会来?”
  曾寒脸都红了,也不知是那口酒的缘故还是气的,他瞪圆了眼,张嘴就要说不来,可看着都快贴到自己鼻尖的酒盏,闻着那股子酒味他屈服了,气哼哼的道:“来。”
  “乖,等你长大了师兄给你官儿当。”
  曾寒爬到师傅身边挨着坐了,眼神都不给他一个,师兄什么的,有时候真的太讨厌了。
  花芷顺手把一瓣核桃肉喂进小弟子嘴里,抬头看向半靠着垫子托着腮直笑的大弟子,“皇上倒是真喜欢寒儿。”
  “朕若应句是太傅可是要把小师弟送进宫来陪朕?”
  “那也得看寒儿愿不愿意。”
  曾寒想也不想就摇头,“不要。”
  “听到了?”花芷又喂了一瓣核桃肉给小弟子,“皇上找些孤本哄哄他倒是有可能让他主动进宫。”
  皇上乐得直笑,端起酒盏和摄政王碰了碰,他找的孤本哪里还有给小师弟的,不都送给太傅去填充她的藏书楼了吗?太傅这可是拿了就不认!
  “最近恳请立后的折子越来越多了。”
  花芷本没打算大年夜的说这种事,私心里她甚至觉得如果皇上不想太早成婚,她愿意帮着拖一拖,哪怕皇上立后她就能功能身退,可几年都熬过来了,也不差这点。
  现在既然说起,她顺势便接了话头问,“皇上可愿顺了群臣心意?”
  “太傅来替朕操持吗?”
  “如果皇上属意,臣自然全力替您操持。”
  皇帝唇角上扬,“那就请太傅费心了。”
  “是,臣遵旨。”
  皇帝似是突的来了兴致,“太傅心中可有了人选?”
  “前几日祖母有和臣谈起皇上的婚事,臣倒也留意了,只是这短短时日也无法决定,皇上心中可有人选?”
  原来在此之前太傅就已经操上心了吗?皇上心情更好了,趁着酒兴笑容越发灿烂,“太傅的眼光朕信得过,就请太傅替朕做主了吧。”
  花芷失笑,“此话柏林也说过。”
  是了,那小子和他年岁差不多,身为花家长房嫡子,太傅亲弟,又是他的伴读,不知道早被多少人盯上了,这么想着皇帝心里生出些难兄难弟的心情来,啧,他应该将那小子留下一起守岁的,管他外边怎么说。
  PS:是不是好意外番外更了两章哈哈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