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主仆多年,共享过富贵,也共度过大难,在我心里你们除了不姓花和家人也并无不同,如今总算安稳,我便做主替你们定下良人。”
  看着几个丫鬟,花芷温声道:“在我放出消息后便有诸多人求上门来,我从中挑了我认为合适的,如果你们觉得不合心意可提出来,我再给你们寻摸。”
  几人面面相觑,迎春代姐妹们说出心里话,“婢子们听小姐安排。”
  就是因为知道她们听自己的,花芷才更是千般上心,“迎春,你性情沉稳,有掌家之能,缺点却也是太稳而显得四平八稳,我给你定的是王爷手下的屈七,他不多话,性子耐得住,是个能安安稳稳过日子的人。”
  迎春是见过屈七的,对这个人选没有任何意见,跪下磕头应喏。
  “抱夏,你开朗活泼,原来的那点毛燥在这几年也都磨去了,求娶的人里我最看好于涛,你们原也有过接触,想来你应也是不讨厌他的。”
  抱夏脸一红,想到了在襄阳时被于涛牵着下船时的脸红心跳,她自是不讨厌这人的,甚至有些记挂,这两年偶有见着都会忍不住多看一眼。
  “念秋,你最是心细,对数字极是敏感,若你是个男儿身,我定会举荐你进入户部,如此才不浪费你的天赋,可惜你是女儿身,想来你也不愿意去走那条布满荆棘的路。”
  “是,婢子只想当小姐的钥匙。”
  花芷笑,“我给你挑的人是陈良,希望你们双剑合壁,掌管好我的库房。”
  念秋红着脸,低头应喏。
  “拂冬。”
  胆小的丫鬟抬起头来,神情有些慌乱,她想问小姐可不可以不嫁人,可最终只是咬着唇,等着小姐给自己做主。
  “我给你定下的良人是陈情。”
  拂冬怔了怔,无人知晓,陈情……是唯一能进入她安全范围内的人。
  “陈情是最先来主动求娶之人,我会点这个头是因为他的一句话。”花芷转了转手腕处的珠串,“他说他喜欢你在灶房里快活的样子,换句话说,他喜欢的是最本真的你,不用你去改变讨好,就保持现在的样子便好,所以你也不要害怕,只要你想,以后你的生活和现在并不会有多少变化。”
  拂冬无声的给小姐磕了个头。
  成了,花芷松了口气,她看向最后一人,“刘香,你虽然跟随我的时间没有她们几个久,可你的忠心我看得到,情份也都记在心里,左飞非常诚心的求娶你,我应允了他。”
  刘香红了眼眶,跪下磕头。
  示意小丫鬟拿了个炉子过来,花芷打开匣子将一叠有些泛黄的纸拿出来,“这是你们和他们五个的身契,从今以后你们就是自由身了,你们的子孙后辈都不再是奴藉。”
  看着小火苗窜起点燃纸张,几人都有些恍惚,以后她们就不用再自称奴婢了吗?将来他们的子女只要争气也可入朝为官,她们不再是贱籍,只是以后她们的底气不是来自小姐,而是另一个男人……
  这么想着,她们心中又不安起来,没有人会比小姐更让她们安心。
  “小姐,我们……要离开您吗?”
  “王府大得很,还怕容不下你们不成。”
  那就是以后还可以继续住在王府了,几人顿时安下心来,即将成婚的羞怯后知后觉的浮上心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好意思的同时又隐秘的有些开心。
  商量过后,五人选择同一日成亲,花芷准备了一式五份丰厚嫁妆将她们热热闹闹的嫁了出去,还没等她和夫君感慨几句不习惯,五人便又齐齐挽着妇人发髻回到了她身边,她们依旧在熟悉的位置做着熟悉的事,看起来一如过去许多年。
  PS:出差了一段时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