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吴永正要回句无碍,就听得王妃又道:“以后这样的时候怕是还会有,就请各位习惯有一位爱动手的守将夫人吧。”
  吴永“……”
  众人“……”
  芍药朝着众人呲牙,下巴微抬,那样子有点得意,又有点率性,并不招人厌。
  顾晏惜轻咳一声揽着阿芷的肩膀转过身去,“回吧。”
  一行三骑来得突然,走得也快,这时其他人才围过来堵住了吴永,“将军,那就是和乐郡主?”
  “将军,这真是皇室郡主?”
  “将军,你是不是放水了?”
  “将军……”
  “停!”吴永环眼一瞪,“没错,这就是和乐郡主,你们以为人家是养尊处优的?她在七宿司多年,学得一身医术和毒术,南边新峪关差点失守,是她临危受命守住的,还活捉了炎国国主和一众皇亲换来大量粮食,功劳一点不比我小,人家嫁我那是下嫁,是我高攀了人家,不要觉得好像人家非得嫁到我阴山关来一样。”
  众人面面相觑,“将军,发生何事?”
  “回去问你们屋里的女人去。”吴永翻身上马,他也得回去收拾这个摊烂子去。
  事后花芷也没问吴永是怎么处理的,事实上她从始至终都没有过问此事。
  八月十二,大吉,宜嫁娶。
  一早花芷就亲自给芍药收拾装扮,再有几个巧手丫鬟帮衬着,今日的芍药很是艳光四射。
  “按规矩我们不能跟过去,从出了这张门开始,你的人生路就要走另一程了。”端着脸打量片刻,花芷在左边眉毛那补色,“你一个人过了许久,以后要习惯两个人的生活,虽然他要抢占你一半的床,一半的饭菜,一半的衣柜,甚至连练功房都要分去一半,可他同样也可以陪你睡觉,陪你吃饭,陪你过招。”
  放下眉笔,花芷拿起胭脂,“我希望他能陪你长长久久,这条路太长了,有个人陪着你才不会太孤单。”
  “如果他中途放弃不陪我了呢?”半张着嘴,芍药瓮声瓮气的问。
  “他不舍得的,他曾经温柔乡里呆过,知晓你这样的女子有多难得,全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家在哪里你知道,但是芍药你要记得,遇事不要轻言放弃,不要总想着你有路可退,感情的世界里容不下那些犹豫徘徊,可知道?”
  “我知道的,我会像花花你一样。”不会退缩,不会连争取的勇气都没有,芍药上前抱住花花的腰,这个温柔的人,要大半年见不到了。
  拍了拍她的背,花芷在心里叹了口气,她这操的简直是一颗做娘的心。
  这日夫妻两穿的都是吉服,同色系,威严而华贵。
  花芷头一次受了芍药的礼,看着一身大红喜服的新娘子被红绸牵着一步步走向门外,恍然忆起她戴着帷帽来到庄子上替她治伤也不过是四年前的事,可她们好像已经认识了一辈子那么久。
  嫁人了啊,她嫁人了,那个性子跳脱的姑娘也嫁人了,回到京城她也该着手丫鬟们的婚事了。
  她们的人生都将步入另一个阶段,好在,身边的人还在。
  ps:争取两三章完结,在磨新书开头,惜花芷的开头写了七稿还是八稿,新书已经破了这个记录了,真是欲仙欲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