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忙来忙去,花芷在庄子上呆了足足一个月,伤已经养得大好,不知内情的人半点都看不出来她曾经受过伤。
  
      最后再去了一次地窖,抱夏熟练的打开坛子装出一份递到小姐面前。
  
      花芷吃了一小块,又喝了一口汁,满意的点头,“要保持住这个水准。”
  
      “是。”抱夏笑着应是,不止是她们这些小姐的贴身丫鬟,作坊里所有做活的人每天都能吃上一份,尝到了味道,本来还担心这东西存不住或者怕不好吃的人都安了心,等到了少有瓜果的冬天,这东西绝对不愁卖。
  
      又去看了眼满满一地窖黄澄澄的肉桃,花芷觉得心也有一种装满了的满足感。
  
      秋意渐浓,白天的温度还是挺高,站在阳光下没一会寒意便散了去。
  
      花芷看向抱夏,轻声嘱咐,“作坊的事你渐渐放手,刘齐和刘江都还算能干,出不了岔子,徐杰最多还有得四五天功夫就会到,你教会她们怎么处理橘子就回。”
  
      抱夏低声应是,她并不想离开小姐身边,可她更不会违背小姐的命令。
  
      “如果芍药过来你让她去花家找我。”
  
      “是。”
  
      作坊的人知道大姑娘今天离开,看到一行人从月亮门出来虽然手里动作没停,眼神却直往这边瞟。
  
      花芷也不在意她们这点小动作,对候在面前的刘齐和刘江道:“把作坊管好了,有事去花家找我。”
  
      “是。”
  
      作坊现在分内外两处,刘齐是内管事,管的是后院最关键的那几个步骤。
  
      花芷签了刘江活契,让他做外管事管着前院那些人。
  
      做清洗去皮这类粗活的人是从佃户里选出来的,虽然花芷规矩定得严,可抵不住她月钱开得高,做活的人都很上心,就怕没做好惹了主家不高兴丢了这份差事。
  
      刘江本就人缘好,又有几分聪明,很快就适应了管事身份并且如鱼得水,只是还没高兴几日就听说大姑娘要回城,他这心就悬了起来。
  
      花家是规矩大的人家,他担心妹妹去了要吃苦头,再一想着以后见面都难,心里更是难受得慌。
  
      刘娟心里也酸涩得厉害,不敢看哥哥,头垂得低低的看着脚尖,看小姐交待完了往外走下意识的跟上。
  
      身边的拂冬按住刘娟的手臂轻声道:“和你哥哥道个别吧,别让小姐久等。”
  
      刘娟一脸惊喜的抬头,咬着唇连连点头。
  
      马车上,念秋轻声道:“虽然刘江管的只是些粗活,可真要有心未必就弄不明白后面那几个步骤,他只签了个五年的活契,婢子怎么想着都有点不放心。”
  
      “念秋,做为一个大管事也应该有容人之量。”
  
      “小姐……”
  
      “不是说你做得不好,别急。”花芷往后靠在软呼呼的褥子上,“长年居于内宅之中,看到的便是头顶那一方天空,争的也就是眼睛能见到的那点东西,你会防着他一个外人也是正常,可是念秋,如果我们只盯着这点东西,花家就能起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