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次日一早,花芷用过早饭去前院时肉桃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陆续还有人正担着箩筐进来,一筐一筐的肉桃倒于地上。
  
      淡淡的果香飘荡在空中,还未到金秋时节便已经有了丰收的感觉,让人心情跟着好起来。
  
      “小姐您尝尝。”拂冬捧着小碟,黄色的果肉削了皮,看着水份很足,叉起一块放入嘴里,甜进心里。
  
      “挑些好的送回去,多送些。”
  
      “是。”
  
      花芷打量这个经她画图改造出的院子,细致活需得在屋子里做,一开始的准备工作却得在外边完成,担心天气多变,她让人搭了棚子,用水量大怕积水,天井那里多添了个排水口。
  
      二十个仆妇丫鬟齐齐穿着上衣下裤,袖口和裤口都是收紧的,一部分人在天井那里忙活,打水的打水,清洗的清先,抬筐的抬筐,脸上都带着笑模样,阳光落在她们身上,落在水里,反射出耀眼的光,看起来生机勃勃。
  
      花芷喜静,却也喜欢旁观这样的热闹,静静的看了会才轻声交待:“削皮不能像你们之前做的那样,速度太慢了,让人煮点热水,把肉桃放进去煮上一会皮就能撕起来了,一定要注意卫生,需得像在府里给自家主子做吃的东西一样,如果因为这方面的原因被人挑了毛病,我定不轻饶。”
  
      “是,婢子会看紧了。”
  
      刘齐分·身乏术,花芷只好把抱夏派出来管事,她能信任的人不多,这又是花家的第一桩买卖,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
  
      “瓷坛都处理好了?”
  
      “是,依你的吩咐清洗过并且煮过了。”
  
      “冰糖按我说的那个比例来,不要舍不得放,这东西容易做,只要不马虎就错不了。”要不是时间上来不及,她更想定做一批好看的青花罐头瓶,看起来就高档次,现在只能将就这种普通的白底紫花瓷坛了,当然,她还是准备了一批更好的坛子的,价格上自然也远远不同。
  
      又细细做了些安排,就听得刘娟在外面禀报,“小姐,芍药姑娘来了。”
  
      自打签了死契后刘娟就跟着叫花芷小姐,对她来说叫大姑娘和叫小姐不一样,小姐是只有自己人才能叫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花芷自己都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侍候她的人就做了这么个区分,就她所知其他姐妹屋里并不会如此。
  
      “花芷,你是打算做肉桃买卖吗?”芍药抛着个肉桃进来,有外人在时她依旧带着帷帽。
  
      “是一种新吃法,不止肉桃,我还差了人去江南一带买柑橘,你嗜甜,应该会喜欢吃。”
  
      芍药眼睛亮了亮,倒不是为了那口吃的……也是为了吃的,谁让花芷这的东西都太好吃了,可更多的是为着她记得自己爱吃甜。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都准备好了,等有需要的时候找你。”
  
      芍药拉起帷帽露出笑弯的眉眼,“记得要找我,我很能干的。”
  
      “好,记得。”花芷跟着笑,眼神柔和,芍药是她两辈子来见过的最简单直白的人,若说她被人护得好却偏偏带着一脸伤痕,不知道得有多强大的心才能面对容颜被毁依旧保持住赤子心性,换成她她自认做不到。
  
      越来越多的肉桃被送回来,估量了一下今天能做完的数量后抱夏便让人直接担着放到地窖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