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屋内,花芷躺在床上小心的侧了下身体让自己舒服些,指着那两个盆道:“大盆套着小盆,把水倒满。”
  
      芍药兴致勃勃的照做。
  
      花芷拿出一个纸包递给她,“把里面的东西放到大盆里。”
  
      芍药拿着闻了闻,“焰硝?”
  
      “对。”
  
      芍药蹲下,把焰硝放进大盆里。
  
      接下来不用花芷再说什么,芍药眼见着小盆里的水变成冰,用手一戳,凉意直透指尖。
  
      “焰硝竟然能这么用?”
  
      花芷撑着头笑了笑,“芍药,我不问你后面的人是谁,但我确实承了他的救命之恩,麻烦你把这个法子交给他,再替我说一声谢谢,虽然比救命之恩比起来这东西俗了点,却是我目前能拿出来的最有诚意的谢礼。”
  
      天儿正闷得很,芍药直接坐在那盆水旁边不动了,“花家不是更需要钱吗?为什么花家没倒之前你不把这方子拿出来?”
  
      “那时候花家不缺钱,我也不想出那风头。”钱多了有时候也是负担,没抄家之前花家的财富已经足够花家人吃用几辈子,“至于现在,花家需要低调做人,最好暂时让皇上忘了我们的存在,而不是以这种方式去刷存在感。”
  
      芍药理解的点头,以她对皇上的了解,花家要是刚被抄家就又赚来巨大财富,皇上会更加不喜,搞不好又会被迁怒。
  
      “你有什么要求吗?”
  
      “这只是一份谢礼,我以后制的冰也只会自用,不会给与他人,如果真要说要求……”花芷想了想,“希望没人知道这方子是从我这出去的,另外还要请你们行个方便给我送些冰来,地窖里需要放一些冰进去做个冰室,放瓜果才不会坏。”
  
      “我会把话转告的。”芍药盘着腿双手托腮,“那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竟然是把她当朋友了?花芷笑着,眼中满是真心实意的欢喜,“当然,这并不冲突。”
  
      芍药回去后也不多说,当着世子的面就做了一盆冰出来,“花芷的谢礼。”
  
      做起来简单至极,成本也低廉得几近于没有,带来的暴利却无法想像,世子看着那个冒着白烟的冰盆半晌,“把她的话复述一遍,全部。”
  
      芍药一字不漏的复述完,末了道:“我觉得她是不想欠着你什么。”
  
      “这份谢礼份量可不轻。”世子看向芍药,“你呢?给你的谢礼是什么?”
  
      “她说我们是朋友。”芍药立刻神采飞扬起来,朋友呢,她也是有朋友的人了!
  
      是朋友,所以不用说谢,他是外人,便回以重礼,倒是分得清楚。
  
      既然她想要两清,那就两清便是,“你告诉她,谢礼我收下了,冰很快会有人送去,还有,以后她遇着难处我可以帮她一次。”
  
      “是,那我去了。”不等他答话,芍药迫不及待的往外跑去,这时候过去正好能赶上晚饭,一想到拂冬的手艺,芍药吞了口口水跑得更快了。
  
      陈情在门口看着她跑远,进来未语已经三分笑,“难得看到芍药这么开心。”
  
      世子低头看着那盆冰,没有说话。
  
      陈情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这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