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芍药又是在大早上过来的,花芷正靠在床上慢吞吞的吃着粥,这两天她净喝粥喝汤了,只要想一想拂冬平日里做的那些吃食就满嘴生津。
  
      得到通传,她迫不及待的放下碗,让念秋给她收拾一下见客,这些年她见得最多的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夫人小姐,对芍药这种完全不一样类型的女人很有些好奇。
  
      在这个男人为天的时代,能走出内宅还能活出一片天地的女人太少了。
  
      芍药依旧戴着白色帷帽,背着药箱,步子迈得不疾不徐,她坐到床边圆凳上,把帷帽取下直直对上花芷的视线。
  
      确实是一张利器毁容的脸,花芷却眼睛都没有多眨一下,她见过比这更惨烈的,满脸鲜血如同厉鬼,相比起来,这个周身环绕着药香眼神澄清的女子如同坐在了莲花台上。
  
      芍药看了这一会也觉得这人顺眼极了,难得的露了笑脸,把药枕掏出来放到床沿,示意花芷把手放上来。
  
      “底子养得好,恢复得不错。”
  
      “多亏你的药。”
  
      “那是当然,我的药千金难求。”
  
      芍药理所当然的话让花芷失笑,“看样子我欠的债不少,不过花家现在穷得叮当响,怕是暂时还不起了。”
  
      “你的不用钱。”世子说要送的药谁敢收钱,芍药又往药箱里接连掏出来大大小小六个瓷瓶,指着最大的道:“去疤痕。”
  
      抱夏大喜,诚心一拜,“婢子谢过芍药姑娘。”
  
      芍药点点头,指着中号瓶子,“抹。”
  
      又指着小号瓶子,“吃,一日一丸即可。”
  
      花芷坐起来一些倾身一礼,“大恩不言谢,花芷谨记在心。”
  
      “受人之托。”芍药歪头看着她,“你想知道是谁吗?”
  
      “你会说?”
  
      世子好像没说不能说,但也没说要告诉她,那还是不说好了,芍药摇摇头,“我先回去问问。”
  
      花芷从善如流的点头,她并不想知道对方是谁,就从昨晚那架势就看得出来不是一般人,身份上也有不方便之处,不然不会黑巾覆面,花家现在要的是安份安稳,不能再起波澜了。
  
      而且他们明显是冲着昨晚那歹人来的,那样子怎么看都不像小恩小怨,不过,还是要谢的。
  
      “你一直住在这里?”
  
      “暂时是,得把伤养得差不多才能回去。”
  
      “我天天过来你可会嫌烦?”
  
      花芷眼里乏出笑意,毁了容貌却还有这般赤子心性,何其难得,即便是她有可用之处,也可见她那主子把她照顾得很好。
  
      “只要你愿意来,半夜敲门我都应你。”
  
      “半夜敲门不会是好事,莫乱许话。”芍药合上药箱,语调轻快,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我明儿来。”
  
      “我身边的丫鬟做得一手好食,过来用早饭。”
  
      “好,那我再早点。”
  
      抱夏把人送出门,确定人走得不见影了念秋才边宝贝的把药瓶收起来边轻声道:“这芍药姑娘看着清冷,没想到是个好性儿。”
  
      “未必就真是好性儿。”不过是看对眼了才这般好说话罢了,对看不上眼的未必就会如此,“约束好下边的人,莫要让人唐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