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雨停了又下,花芷在淅淅沥沥声中渐渐睡去。
  
      她认床,一换床就睡不安稳,反反复复间梦见了好久不曾记起的那些事。
  
      车子驶入盘山公路上,电话响时她瞟了一眼号码,在手机上点了几下后按下接听。
  
      “姐,是我。”
  
      封闭的空间内,对方的声音一如往常般温柔。
  
      “有事?”
  
      “姐,按照你的行程,应该进入盘山公路了吧?”
  
      “你想说什么?”
  
      “花氏掌门人花临芷自驾游散心时车毁人亡,这个标题怎么样?”
  
      她踩了下刹车,进入盘山公路时还用过的刹车意料之中的没有反应。
  
      “不用踩了,没用的,早算好了,刹车只够用到你进入盘山公路。”温柔的语声因为兴奋而变了调,“花临芷,你不是很厉害吗?再厉害一回让我看看你怎么从这个死局里走出来!”
  
      “许女士在你身边吧,替我谢谢她送了我最后一程。”许女士,她的母亲,不是她订好机票,不是她劝她出来休假,她今天不会在这里,当然,也是她顺势而为。
  
      “不止哦,如果没有两个舅舅,我们哪有那个胆子,你也不想想谁不眼热你那个位置,你要是给他们机会捞钱也就算了,大家一起发财,可你偏要让油水丰厚的部门负责人一年一轮换,摆明了让大家得不着好,也怨不得舅舅骂你六亲不认,就算你把公司经营得铁桶一般,被无数人追捧赞美又怎样,亲戚没一个不恨你,你知不知道我们都恨你!”
  
      把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却依旧稳稳的掌着方向,她脸上并没有一点不甘、愤怒,反而带着笑意,“你说你们的恨一个厉害的人会不会看出来。”
  
      对方一静,随即尖声问:“你早就知道了?你没有上盘山公路?”
  
      “上了。”
  
      “那你还说……”
  
      “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劳心劳力的赚钱养着一群白眼狼却还要被人惦记着性命,不如大家一起完蛋吧。”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她笑了笑,“你不知道吗?这是一场直播,蓄意谋杀亲姐,花临琪,你已经当众认罪了,不要想着会有人捞你出来,他们顾不上你,对了,忘了告诉你,出来之前我立了遗嘱,花氏集团尽数捐出,不留一分,包括我名下的一切,你现在住的房子,家里的老房子都在我名下,你们处心积虑想要得到的一切……没了。”
  
      失控的尖叫声后,电话那边换了人,“花临芷!你怎么不干脆一点去死!去死啊!”
  
      “妈,你放心,我向来听话,马上就去死了。”车子速度越来越快,她打方向盘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死之前再提醒你一句,你养的那个小白脸结婚了的,有一个女儿,现在他老婆又快生了,恭喜你,再次瞎了眼。”
  
      按掉电话,她看了眼直播间快突破七位数的人数,松开方向盘云淡风轻的挥了挥手,“不要像我一样失败。”
  
      就像个旁观者一般,花芷看着车子翻滚着掉下山涯,火光冲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