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小姐,屋子收拾好了。”
  
      花芷点点头,往后院走去。
  
      刘江还愣着,吴大在后面推了他一把,低声催促,“还不跟上。”
  
      刘江哎了一声,回头道了声谢,小跑着追了上去。
  
      陈进再胆大包天也不敢到后院来作妖,抱春先将堂屋收拾好让小姐处事,她又前脚打后脚的带着人去收拾其他屋子。
  
      念秋给小姐沏了茶,安静的站立在小姐身后。
  
      花芷也确实是渴了,就着滚烫的开水吹了吹就小口小口的喝起来,姿态说不出的好看,刘江不小心瞧见了红着脸忙又低下头去,高壮的男人看起来竟有些手足无措。
  
      “庄子里的佃户你认得多少?”
  
      “小的大多认得,收成的时候怕老天爷变脸,大家都会互相帮忙。”花家被抄家流放的事已经传到庄子上来了,刘江有些担心大姑娘问这些是要把田都收回来或者改变租佃方式,平时大家虽然要受陈进剥削,但他到底也不敢做得过份,他们这些佃户的日子都还过得下去。
  
      要是没了田地,他年轻力壮能找着活做,可并不是所有人都如他这般只有一个妹妹,拖着一家老小,没了田地会活不下去。
  
      “平日里佃户之间可有纷争?”
  
      刘江犹豫了一下,还是据实以告,“农忙的时候是有的,大姑娘明鉴,大家都靠着田地活命,每每到了缺水的时候大家心里都急,人可以少喝一口,田里却是缺不得,一着急难免就……”
  
      “只有这些?”
  
      “小吵小闹自是也有,不过小的可以担保那真的就是小矛盾,有的转头就合好了,有的只要旁人递个台阶也就能带过去,算不得纷争。”
  
      花芷问这些并不是真的打算了解庄子上的事,这些事只要管事的了解就够了,但是刘江的回答却能让她从侧面了解几分刘江的为人,目前看来还算让她满意。
  
      “你替花家转告大家,庄子上的事不会有变动,一切还按之前的规矩来。”顿了顿,花芷继续道:“这个之前的规矩是指花家的规矩,不是陈进的,我记得之前花家定的是三成租。”
  
      刘江眼睛大睁,“三成?早在多年前陈进收的就是四成租,说是主家的命令,难道……好你个陈进!”
  
      刘江恨得咬牙切齿,丰年时四成租子日子也能过,毕竟花家的田地不用再出其他赋税,可遇上灾年,四成租子交上去,一年下来吃不上一顿饱饭,可要是花家从始至终收的就是三层租……
  
      刘江不再往下想,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去打死陈进!
  
      他娘病的那一年正是大灾年,想尽办法凑足租子交上去后家里几乎揭不开锅,他谎称年龄去城里找活干,结果还没领到工钱就收到了娘的死讯,那时候他是怨着花家的,怨花家不心善,不像有些好心人家一样在灾年免了佃户的租子。
  
      花芷眼里闪过一抹冷意,“但凡灾年,花家必定免租,看样子你们也不知道。”
  
      刘江拳头紧握,呼吸又重又急,眼睛赤红着转身就往外冲去。
  
      花芷不急不缓的声音从后传来:“把人带到外面去,召集佃户前来,他干下的事花家不背黑锅。”
  
      刘江脚步一顿,回过身来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