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八章四叔备下的嫁妆
  与此同时,花芷也来到了花家城外的别院。
  为了出入方便,她让管家买入两匹矮脚马,家里女眷多,不能没有马车。
  带的人也多,大丫鬟里就留下了迎春在家,二等丫鬟带了四人,徐管家还从前院挑了六个可靠的下人,他让自己的二儿子徐英跟来了,也算放心。
  这处别院看着不大环境却非常好,竹林环绕,风一吹刷刷作响,这种大热的天行走其中竟也不觉得热。
  四叔最喜欢呼朋引伴来这里饮酒作乐,整个夏天基本一半的时间会在这里度过,之前也是在这里被带走,不知道当时四叔是醒着的还是醉着的,不过就算醉着也吓醒了吧。
  想像了下那种场面花芷不厚道的笑了,笑完鼻子又有些酸,以四叔的秉性,恐怕就算一开始吓一跳也会很快适应过来,他早就说过,都是吃皇家的饭谁倒霉都有可能,这不,轮到花家了。
  “小姐……”抱夏担心的看着自家小姐,心里也跟着难受,四老爷和小姐最要好了,什么好东西都想着小姐,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吃苦头。
  “我没事。”
  别院的八个下人齐齐过来行礼,花芷虚扶了一下便进了院子,看得出来他们已经尽可能的将东西放回原位了,可他们再努力也不可能恢复到最初的样子,那些搬走的东西他们变不出来。
  看着那些空了的地方,花芷心底涩意又起。
  皇帝一句话,午门血流成河,这就是皇权,相比起来花家只是流放已经算幸运。
  花芷往后院走去,边吩咐道:“徐英跟着,其他人各自去忙吧。”
  “是。”
  徐英出来的时候就被父亲嘱咐过了,二话不说的跟了上去。
  这个别院花家人默认是花平阳胡玩的地方,平时其他人并不会过来,花芷却是随着四叔来过几次的,每次四叔都会得意的拍拍后院的一棵槐花树,在那周围走上一圈。
  四叔以为她早忘了幼时的事,却不知道她连出生时听到的第一句话是什么都记得,更不会忘在她三岁生日时也还是个少年郎的四叔抱着她,神秘兮兮的在她耳边说他会给她攒一笔丰厚的嫁妆,比那什么十里红妆还要给她长脸。
  在这个从嫁妆看在家是否受宠,从嫁妆决定进入婆家后会不会被看轻的时代,这是一份多重的心意花芷知道。
  所以每每四叔拍那棵桂花树的时候她就知道四叔的秘密在树底下。
  那里,埋着四叔为她准备的嫁妆。
  花芷在树前站了片刻,上前两步在一个地方用脚尖点了点,“挖。”
  这种事自然用不上几个女人,徐英从杂屋里找来锄头试探着往下挖,感觉下面有东西的时候就换了工具,慢慢的把上面的那层土弄掉,露出里面的大箱子。
  在花芷的示意下,徐英把箱子搬了上来,在土坑里往旁边抠了抠,禀报道:“大姑娘,旁边还有,可要继续挖?”
  “继续,慢着些用力气。”
  “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