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七章花家退婚
  这边的动静不一会老夫人便知道了,她静静的听完,没有就这事发表任何评价,而是道:“下不为例,便是芷儿敞开了门的随各房人去打听,这种不信任的举动也会让她不舒服,不管她要做什么,不管她做了什么,她既然愿意在最难的时候出面一肩挑起所有事,她的所做所为便只会对花家有利。”
  苏嬷嬷满面羞愧,喏喏应是。
  老夫人也并没有如同以前一般宽慰她,今时不同往日,花家既然要靠着芷儿撑起来,她这个做祖母的自然不能拖她后退,翠香是她身边的人,她的言行代表的就是自己的态度,这样的事不可再有。
  花芷的心思却没有这些小事上,把要安排的事都安排好后,她再次来到老夫人面前提及退婚之事。
  “此事宜早不宜迟,若是等沈家先有了动作那沈花两家就半点香火情都留不下了。”
  老夫人这次没有再拒绝她的提议,只是问,“此事你娘可知晓?”
  “我会和她解释清楚。”只要她说一切都是为了能让父亲回来,她就算有意见也会吞下去,不是她不疼自己的女儿,而是和她的婚事比起来,显然是丈夫的归家更为重要。
  老夫人自是也明白这一点,叹了口气道:“芷儿你放心,花家绝不会辜负你。”
  花芷福了一福,一切尽在不言中。
  “明日我打算去一趟别院和庄子,晚上在庄子里留一晚,祖母不用挂心。”
  “多带些人在身边,一切以自身的安危为重。”
  “是。”
  既然已经做出决定,老夫人就不再拖延,次日一早就先派人往沈家投了拜帖,她穿着一身湛蓝衣裳,全身上下仅用了一支古朴的银簪子把头发固定住就出了门。
  关门闭府好几日的花家终于有了动静,关注着花家的人在看到随在软轿旁的是老夫人身边的老仆后纷纷把注意力转了过来。
  待看到轿子抬进了沈府众人也不意外,看样子花家终是按捺不住出来寻找帮手了,就不知沈大人敢不敢沾手花家的事。
  沈家的人同样在想这件事,沈追沈老大人今日正好休沐在家,接到拜帖那一刻起就踱着步子没有停下来。
  两家相交多年,就是节气的礼物都比旁人要厚出两分,可如今这般情况两家已经门不当户不对,花家还遭了今上厌弃,沈追既便念着旧情也不敢继续把这门亲事当真,只是花家刚出事就急着撇清关系这种事他却也是不能做的,即便不失圣心也要被人戳脊梁骨。
  可怎么都没想到老夫人竟然在这个时候上门了,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总不好将人赶出去,只是怎么接待,以何种关系接待还是得琢磨一二。
  沈老夫人并没有让老夫人久等,刚落座奉了茶她就由丫鬟仆妇扶着快步走了出来,边满脸笑意的告着罪,“之前在佛堂坐了会,沾着一身的檀香味儿,劳老姐姐久等了。”
  虽然已经感觉到了沈家上下态度上的转变,可这话依旧让老夫人心下熨帖,尚念着旧情就好,便是人走茶凉,她也希望不要凉得太快。
  “是老身打扰了才对。”
  是老身,而非平素姐姐这样的自称,沈老夫人听着眼神便闪了闪,有些摸不清楚花老夫人的来意为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