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看到姐姐招手,花柏林走了过去,微微低头看着并不高大却让他心安的人。
  “柏林,你虽然尚未满十岁,可在家中如今却已是长男,这个家我要担着,同样,你也有你的责任。”
  “我……我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花芷抬起手理理他的衣领,这个平日里仗着聪明学习并不算用心的孩子已经在逼迫自己面对这一切,“柏林可知道祖父是因何事被今上流放?”
  花柏林急声问,“何事?长姐知道?”
  “今上共有六子,如今三个皇子已成年,皇后早逝无子,今上又没再立后,所以身份上大家都相当,也便都觉得那个位置自己有资格坐,四位皇子中大皇子和三皇子实力最强,也争得最厉害,二皇子实力略逊,但是大皇子和三皇子之所以会闹成如今这般未尝就没有他的手笔。”
  花芷顿了顿,又道:“前不久两王相争又起,把许多不相干的人牵扯了进来,祖父这次也不知道怎么为这事出了头,今上大怒,花家获罪。”
  花柏林不愧是花家的子孙,一下就看出了问题所在,“今上怪祖父涉党争?”
  “不相干的人里有四皇子。”
  “四皇子年岁几何?”
  “十五。”
  “所以两王这是在联手消灭一个潜在的敌人?四皇子能对他们产生威胁?”
  花芷笑了,反应不错,“四皇子的母妃是贵妃。”
  当朝只有一位贵妃,娘家父亲是挂印的老将,长兄是镇守边疆的威武大将军,抓着实实在在的军权,这样的人一旦长成将是最大的威胁,所以几位皇子能摒弃恩怨短暂联手。
  花柏林虽然才十岁,可生于花家,他对政事的敏感像是与生俱来,“四皇子情况如何?”
  “昏迷不醒,依我看四皇子未必不是主动入局,主动比被动好。”
  “今上圣明,岂会……”
  “今上未尝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正因为知道才迁怒,因为受伤的是他儿子,让他儿子受伤的也是他儿子。”
  花柏林脸涨得通红,“祖父何其无辜!我花家何其无辜!”
  花芷内心叹气,这是皇权至上的时代,便是无辜又能如何!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这是这个时代的人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花家之所以能叫世家也是因为代代出高官,这些和她曾经所在的那个世界是不一样的。
  所以她从不言自由,从不搞特殊,更没想着要把那个世界的知识拿到这个世界来卖弄,要不是花家出事,她甚至是愿意过一个大家小姐该过的一生的,只要自己别贪心要得太多,那样的日子未必过不下去。
  柏林从小就喜欢粘着她,她也爱护这个弟弟,更不会灌输给他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三观、思想,那样水土不服的观念只会给他带来灭顶之灾。
  她做得最多的是把那个世界很多名人伟人的事迹改一改编一编当成故事讲给他听,开阔他的心胸眼界,让他知道世界很大很大,不要做井底之蛙。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