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来人啊,来人啊。”
  
  李世民本来还想要和他说几句话的,却没有想到,他直接晕过去了。
  
  他赶紧过去,一伸手就将叶檀给抄起来了,却是没有多大的事情,只是累了。
  
  很快,内侍就过来了,然后就去喊了御医过来了。
  
  御医都是高手,查看了一下之后,对李世民说道,“陛下,这是累的,臣给他开一副药,吃上三天就行了,不过呢,也不能太过劳累了,否则的话,对以后的身体会有影响。”
  
  叶檀躺在锦塌上,是李世民平时用来休息的地方,虽然很疲惫,但是呢,不至于如此的劳累,可是呢,有的时候,你不能被人记住不是你的本事不行,而是你的脑子不行,不会来事。
  
  等到御医离开了之后,李世民看着躺在那里的叶檀,眼神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他一直都以为叶檀是个厉害的角色,而且似乎什么都不在意,似乎就是将钱看的很重,可是呢,他又不喜欢将钱拿出去花,而是去做一些为国为民的事情,对太子的感觉也很好,一切似乎都像是在给太子以后夺权奠定了基础,这样的人,如果是李世民还是皇子的时候,这样的人就应该直接杀掉,因为对自己有威胁啊,可是呢,现在却是一个不错的现象,因为太子的未来成长需要的很多人的帮助,就像是不少的皇帝死掉了之后,就会给自己的儿子留下几个顾命大臣,让他们好好地辅佐自己的儿子,可是呢,实际上却是最后,皇帝的儿子将这些人几乎都给弄死了,为什么?难道是不仁不义?不是的,这是一种类似养蛊的样子,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成长的,所以不能随便杀人的,而且他提出了不少的好的建议都是控制哪些乱七八糟的人的一种方式,自己还是很认可的。
  
  除了对自己的女儿,也就是公主有奢望之外,其他的似乎什么都没有,这样的人,说真的,就算是给他一个公主又如何,皇家的公主本来就是这么一个公用啊。
  
  但是呢,当一个人太过强悍了之后,皇帝就会担心这个人是不是会有其他的想法,而且叶檀的武功很厉害,恐怕大唐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这样的人作为一个皇帝能不警惕吗?
  
  可是呢,这一刻,叶檀竟然晕过去了,这样的事情,说真的,又让他有点担心,因为他担心对方出事啊,自古就是如此,因为特殊的医疗环境,让不少人的日子都过的很辛苦,可能今日还活着,其他的时间就突然不见了,这就是所谓的生命无常吧。
  
  现在的叶檀可不能死啊,他还和李世民说过,他给自己准备的那些大军呢,到时候怎么办?
  
  叶檀和李靖不一样,李靖是个军事天才,但是呢,其他的事情都是不行的,所以,总体来说,他还是希望他暂时不能死。
  
  可是呢,这样的一人却是晕过去了,这就说明问题了。
  
  皇家虽然不能说欠人情,但是呢,有的时候就是如此的可怕的,你说奇怪不?
  
  因为如此,反而是欠了人情了。
  
  你说怎么办?
  
  你不知道吗?
  
  看着躺在那里的叶檀,李世民发现这个人还是一个孩子啊。
  
  这些年,他走过的路,恐怕不下于自己这些年走的地方,这样的孩子,说真的,都是好孩子啊,但是呢,因为有了不少的本事,所以,也开始不一样了。
  
  一个孩子,为了一个朋友,为了一个女人,可以做到这一步,他觉得自己做不到,可能这个天下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
  
  有的时候,他都是很羡慕李承乾的,有如此的朋友,真的不错哦。
  
  而他自己呢,做皇帝竟然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了,说真的,很辛苦的。
  
  不过呢,因为叶檀没有什么事情,所以,他没有喊长孙皇后还有李丽质过来,有的时候,男人之间的感情很奇怪,却又非常的实用,你说奇怪不?
  
  很多事,自己知道,但是呢,不代表就不会去怀疑了。
  
  “嗯……”
  
  就在李世民胡思乱想的时候,锦塌上的叶檀忽然醒来了,说真的,这段时间是真的累了,有的时候家族里的事情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处理的,你不下重手,最后倒霉的人可能就是所有的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这样的事情,你以为是开玩笑的吗?
  
  他一半是为了让李世民觉得自己的辛苦,到时候处理柴绍的时候,可以有一定的硬度,另外一半则是真的很累,他不管如何,都是个孩子,身体的强度有的时候真的很奇妙的东西。
  
  “你醒了?”
  
  叶檀一抬头就看到到处都是黄颜色的东西,这样的东西,说真的,都是非常的不错的,但是呢,只有皇家的人才可以使用的。
  
  “陛下?”
  
  叶檀说着就要起来,却被李世民阻止道,“累了,就躺着吧,一会御医的药就来了。”
  
  “没事的,臣,臣还可以的。”
  
  叶檀知道,对方给自己面子,但是呢,你要小心了,这样的面子不能胡来,你不是程咬金,程咬金天生带着一股子好运的气息,而你不一定了。
  
  他赶紧站起来,却发现,已经舒服多了,年轻人的身体总是如此的奇怪,可以很快辛苦,也可以很快就好了。
  
  他蹦了一下,告诉李世民自己没事,然后才说道,“启禀陛下,微臣失礼了。”
  
  “朕习惯了。”
  
  李世民翻了翻白眼,然后看着他的确是没事了,就问道,“怎么会如此辛苦,朕记得从松洲到长安的路已经修好了吧?”
  
  “唉,陛下,处理家族人的人,真的不是一个好办的事情,臣心累。”
  
  叶檀的话让李世民也点头道,“你知道就好,这些年,朕也剪除了不少的宗室子弟,这个感觉可不好。”
  
  自古就是如此,你可以对外面的人狠辣,却不能对自己的人动手那么从容,血脉之间的感觉,总是会让你不能去做一些事情。
  
  “那你是如何做到的?”李世民想知道,因为这个才是开始啊,以后自己的路恐怕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呢。
  
  “微臣将自己当成了山大王了,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我们家族里的人,而是一群蛀虫,为了让其他的人可以好好地活下去,他们这些人破坏规矩的人就应该去死的。”
  
  叶檀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叶亮的眼神,那是一种解脱而又郁闷的眼神,因为,叶亮也知道他做的不错,但是呢,不代表就没有的心理负担啊,人心都是肉长的,都是有温度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