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破败的城隍庙,已经是全部都是黑色了,如果你从外面看过去的话,你是不敢乱看的,而如果从里面也是不敢出来的。
  
  而杨建成的脸色却是铁青呢,他可以确定的就是,当初马三等人来的时候,肯定后面没有人跟着的,而且,在客栈那里也有人盯着的,为何他会在这里呢?
  
  虽然这几年叶檀已经长大了不少,不过呢,从外表看起来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没有丝毫的特别的地方,但是呢,你如果靠近的话,却有一股子自然的味道充斥着你的鼻腔,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叶檀就像是一阵风一样地落在了地上,然后笑呵呵地看着这群人,像是看着一群小丑一样。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杨建成自然是认识叶檀的,作为一个唯一的一个一直都记住的仇人,能不记住吗?
  
  而燕琼看着叶檀的时候,手里的长刀就出鞘了,看着叶檀,似乎随时都会过来冲杀的。
  
  马三却是吃惊不已地看着叶檀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你还是现将衣服穿起来吧,这样子很好看啊?”
  
  看着还没有衣服的马三,叶檀皱眉地说道。
  
  “啊?哦。”
  
  马山刚刚为了给别人上一点信任,就将衣服给脱了,现在还是没有穿呢,赶紧将衣服穿上,然后看着叶檀问道,“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我可以处理吗?你快点走。”
  
  “哟,马三,你还说你和叶檀没有关系,他都为了你而来到这里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说的。”
  
  杨建成一看到叶檀竟然来了,竟然有点激动,一直都找不到机会杀死这个人,没想到人家竟然主动过来了,这不是上天给自己的一个机会嘛。
  
  “我,我没有,我只是……”
  
  马三本来就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这样子的话,让他不知道怎么办。
  
  而燕琼却忍不住冷笑道,“我就说嘛,当初将军的好心都喂了狗了,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这样的人有什么用,就应该处死。”
  
  他这样的人,得到好处的话,就觉得是应该的,而如果没有的好处的话,就会翻脸,除非上面有一个人可以压住这样的一个人。但是呢,这样的人也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因为无耻。
  
  “你们刚刚吃了马三买的东西了?”
  
  叶檀却不在意他们说的话,忍不住反问道。
  
  “你什么意思?”燕琼忍不住问道,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害怕吗?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叶檀看着这个人,就知道不是个好玩意,从一边的草丛里取出了一根干草,然后扔过去,这个东西就直接刺中了这个人的一只眼睛,让他啊的一声,直接躺在地上了。
  
  然后不等杨建成说话,叶檀就看着问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以前还算是有点军职,现在狗屁不是,你就是个流寇,竟然敢喊我的名字,老子是侯爷,你是个什么东西。刚刚马三还买了一些好吃的给你们,你们就是如此翻脸的,我没有想到啊,当初你们所谓的将军就是这么对你们的吗?你们可真的不简单哦。”
  
  “哼,你算是个狗屁的侯爷,你就是个小贼,害死了我们将军。我们娘子军一定和你不死不休,你不要忘了,你还有家人。”杨建成冷冷地说道,这样的人说出来的话,都是有点意思的,就是找死的味道。
  
  “呵呵,我知道你,你叫杨建成,以前是娘子军的斥候头领,不过呢,后来从娘子军里出来之后,就投奔了柴绍的麾下,现在是人家外门的人,你身上还有他给你的金子吧?你这样的人也算是人吗?谁害死你们的将军,你明明知道,却告诉他们,你不知道,你却只是将仇恨拉到我的头上,你果然是个厉害的角色呢,不过啊,可惜了。”
  
  叶檀叹了一口气,看着那个在地上污言秽语的燕琼在辱骂自己,就一伸手,手里就多出了一根木头叉子,然后直接扔过去了,这个东西直接就刺中了燕琼的脖子,这个人直接躺在地上,流血而死,而其他的人愣住了,这个侯爷,有点本事啊。
  
  “你们是不是想走啊?我告诉你们,这个是不可能的,你们这些人都需要跟我回长安,陛下可能需要见见你们。”
  
  叶檀说完这句话,就看着杨建成道,“你身上的那个东西还是拿出来吧,否则我要是亲自动手的话,可就不好了。”
  
  杨建成一愣,你到底是个侯爷还是他土匪啊,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不过呢,他的手的动作刚刚要动,却听到叶檀接下来的话,却是一愣,不知道怎么办。
  
  “我知道你想要将那个东西吞到肚子里,不过呢,你应该知道,在军中有一个办法是如何取得迷信的,你如果不担心自己的肠胃都出来的话,还是乖乖交出来吧,还有你身边的这群蠢货,本来应该是回家好好地过日子的,却被人拉来拉仇恨,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底细吗?你们的家里在什么地方,家里有多少人,有多少田地,我都是一清二楚的,我之前之所以不愿意动,就是为了让人回去传信告诉你们,我是无辜的,不过呢,你们却似乎不在意的。你们知道,如果说出了秘密就会被灭口,毕竟柴绍以前也是沙场上的厉害的人物,不过呢,你们是不是也想知道玉阳村,河口村,鲁阳村这三个地方呢?他们村子哪里的树木还是不错的,我都看着都眼馋呢,那么大的一棵树,至少也得有几百年的时间了吧?如果用来埋葬人的话,是不是一个不错的坟地呢?”
  
  “你,你不能这么做,这么做是处罚朝廷法律的。”
  
  其中一个人颤抖不已,因为叶檀说出来的地方就是他们家所在,却是说出了一个搞笑的话来。
  
  “你们都是杀手啊,你们都是刺客啊,那么,你们的家人能够幸免吗?既然不能幸免的话,我如何不能这么做?你听说过有人和杀手为了对方要杀了自己而去搞什么妥协的吗?你们说律法,你告诉我,大唐的律法有哪一条说的是你们可以杀我的?我是大唐的侯爷,就算是杀了你们的家人也不过就是罚款而已,而如果你们杀了我,你们的哪些小家可以保得住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