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叶亮本来是不想让儿子出去的,但是呢,现在孩子也大了,有些事,他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就点头去了,叶檀的母亲给他准备了不少好吃的,不过呢,叶檀都没有要,反而给家里留了一块肉,说是无尘子给的,自己这次跟着出去,主要是为了长长见识的。
  家丁姓王,叫做王福,在松洲城一家姓李的大户人家里当家丁。
  这次去的一共是四个人,叶檀,家丁王福、叶集和叶彪。
  叶彪之所以要去,是因为叶檀希望他能够长长见识,加上看看这段时间练习的如何了。
  几人决定先是坐车,然后到了九里铺的时候,再骑马。
  虽然骑马水平一般,可是总比车子要快的。
  中午在九里铺吃饭喝水,休息的时候,王福将大户人家的规矩说了一下,因为王福的叔叔虽然是个管家,可不是老大啊。
  叶集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点头,叶檀不在乎,而叶彪则是听叶檀的,因为无尘子说了,要是不听话的话,回来不给他饭吃,现在他天天练武,要是不吃饱的话,压根就没力气。
  上了马之后,叶集抱着叶彪,而王福抱着叶檀,一路狂奔,虽然这段时间叶彪是体格更加强大的,可是还是个孩子,所以也不在意。
  四人在第二天的中午到了松洲城,来不及看这个城市的伟大,王福就赶着朝李家去,因为阴天要下雨了,家里的事,恐怕更加的麻烦。
  叶檀在进城的时候,注意到这里的吐蕃人不少,不过应该都是商人才对,不过呢,他不会忘记也就是在明年,会有一场可怕的战斗,最终的结果是朝廷里的人胜利了,这里的人倒霉了。
  马很快就停在一家门口,门口的两个狮子头还是让叶檀知道这家不简单哦,后来他才知道,这家和唐朝的名将立孝恭的关系匪浅。
  下了马,叶檀就感觉自己的嗓子都要跳出来了,而叶彪则是一点是没有,只是轻轻地挠了挠头,看着一脸疲惫的王福和叶集,不解。
  大户人家的门口都是有门帘子的,一看到是王福,门口的一个矮胖的门人就赶紧跑过来,喊道,“福哥,你怎么回来了?”
  按理说,王福回家成亲,回来之后,这人如此靠近地问话,应该是亲近的人才对,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叶檀却发现这个门帘子一点都不高兴,反而脸色苍白。
  “赵宇,你怎么了,是不是又跑出去赌钱输光了?”王福虽然一脸的疲惫,可是这次自己带来的好事应该可以让三夫人度过难关,所以心情也好的很。
  “福哥,我告诉你。”赵宇在王福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王福的脸色以可以看得见的速度慢慢地变成了白色,而且身体在颤抖,肯定是出事了。
  “谢了,赵宇,回头我请你喝酒。”王福说完,就拉着叶集从侧门走了进去,叶檀和叶彪则跟着。
  现在是中午时间,虽然天气不好,这样的大户人家,应该是很热闹的,可是,叶檀却感觉到一股子压抑的气氛在空中蔓延着。
  四人刚刚走过牌楼,绕过去,王福刚要让几人先去自己住的地方休息,就听到一个声音。
  “王福,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带不相关的人来府里,你是不是以为你叔叔王德就可以罩着你了?”声音尖刻,一个一身好袍子的四十多岁的男人正站在那里,个子不高,眼神阴霾,叶集都不敢抬头了,只有叶檀和叶彪没感觉。
  “张管家,我是有急事才带着他们进来的,你就大人有大量吧。”王福自从知道自己的叔叔王德可能会被赶出去之后,他的心情也就不好了,说话也不怎么客气了。
  “好啊,王福,我看你是在府里的饭吃的多了,不想吃了。来人。”张管家是府里的二管家,是二夫人家带过来的,平时就很跋扈,平时王德虽然是三管家,但是因为处事公正,大家还是很信任他的,但是现在三夫人生命垂危,李老爷压根就没心思管这些事,自然张管家就跋扈了,至于大管家,不在这里,在外地查账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