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无尘子现在是叶家村最受欢迎的人,因为他不只是有钱,而且舍得花钱。
  不过呢,无尘子也是个奇怪的人,总是会提出一些奇怪的想法,让大家去验证。
  这不,这天在叶文章家吃了饭之后,跪在席子上和叶文章聊天。
  “道长,你可真的好酒量啊。”叶文章最近吃酒的次数比较多,不过酒量自然是不如无尘子的了,因为人家会装啊。
  “还可以吧,老哥,你不觉得腿不舒服吗?”无尘子可不是什么好人,他来这里是有目的,因为叶檀说了,不去做,就断了钱了,没有了酒肉,这日子还过得下去啊?
  “多少年了,习惯了。”年纪大的人都有老寒腿,这是个历史问题还是个现实问题,可能没人说的清楚,但是穷人衣服不暖,吃的不饱,这样的问题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其实吧,贫道以为,有些事是可以解决的。”无尘子最近被叶檀逼着读了一些书,主要是道家的专著,废话,你一个道士每天就是喝酒吃肉,你是打算疯啊?
  不读书的人,和读书的人,是不一样的,不只是气质,还有见识和思考的方式。
  “哦?不知道道长有何指教?”叶文章醉眼朦胧,一张嘴就是一股子酒味。
  “我前些年在长安的时候,见过有人家砌了一个大炕和一个土灶,就解决了。”无尘子的瞎话是张嘴就来呢。
  “道长是如何知晓这些的?”你不是一直都说自己是人家的坐上宾客嘛,宾客会关心这个事?
  感觉到叶文章的疑惑,因为自己当初说了,看上叶檀,让他成为自己的徒弟传衣钵的说法,很多人都会认同,但是不代表叶文章也是如此,这得多大的本事啊,而且又是花钱又是给吃的了。叶檀也算是自己看着长大的,除了清秀一些,老实一些,没有其他的,倒是他的那个徒弟道林,这些日子吃的不错,像是个女孩子一样地笑呵呵,村子里的小姑娘都喜欢和他玩。
  这样的徒弟你不传,传个一个陌生人?谁信啊?
  可是,他又如何能够体谅到无尘的苦呢,出家人,真的是一无所有啊,又想要吃肉,又想要喝酒,怎么办呢?
  “哎,当时的确是在一个大户人家吃喝谈天说地的,当时贫道只是觉得那个炕不错,就好奇之下,过去看了看,后来,出城的时候,有一户穷人家孩子生病了,就过去看了看,发现是天气冷,受凉的,就给他们提了这么一个想法,他们当时也不理解,而且那户人家的爷们还想打贫道,说是家里的柴火本来就不够烧,要是再弄个炕的话,岂不是都得饿死,冻死?”
  无尘子发现叶文章听进去了,就继续说道,“可是,他们不知道啊,那个灶是可以减少一半的薪柴用量的,而那个炕可以和灶一起通用的。他们不读书,不格物,不懂得其中的奥妙。”
  “那奥秘在什么地方?”叶文章也好奇啊,你平白无故地让人家多烧柴火,一大家子,柴火除了做饭,还得拿去卖,谁会相信你啊。
  “老哥哥,其实很简单的,这些人都不愿意多想啊。”无尘子其实也不知道,但是叶檀知道啊,于是就开始继续吹牛了,“做饭呢,就是从冷的变热的,最后熟了,是吧?”
  “是啊。”叶文章捧哏地说道。
  “那么,怎么让饭热呢?”无尘子继续问问题。
  “烧柴火啊。”叶文章继续说道。
  “那你说是在灶里烧火,饭容易熟,还是放在地里,就随便搭个架子烧饭容易熟?”
  “当然是灶里更容易的啊,灶将火都收着了。”
  “老哥哥,这就对了,贫道当时看的那个灶就是如此,人家做出来之后,火就直接烧饭了,其他地方都碰不到,厉害吧?”
  “真的假的?”叶文章疑惑了,这个像是真的吗?
  “明天咱们试试不就知道了嘛,就找2个大锅,用柴火一烧,就知道了。”无尘子说完就迷糊地睡着了。
  叶文章却没有睡着,脑子里闪过一个词,真的可以?
  第二天,天刚亮,叶文章就推醒了无尘子,说灶和炕的事,结果无尘子困得难受,就对他说,去问我的徒弟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