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回到家,叶度的母亲看到儿子提着两条大鱼回来,吃惊地跑过去拉着他问道,“小度,你哪来的这些东西?”
  叶度从小被父母宠着,加上虽然顽劣,却还是比较听话的,就实话实说了。
  正好今天叶文章也在,他今年六十来岁,头发花白,脸蛋反正,卧眉大嘴,长须飘飘,乡村老人的那身衣服,也穿在身上,平时要不是参加族里的大会或者出去见客,他是不会穿那几件好衣服的。
  看到叶度手里的鱼,听到叶檀说的话,和给叶度的鱼的数量上来看,他心中暗道,“这小子,不简单那,看来梁老夫子说的没错,这小子就是不爱说话,做事却是我们这个村子里最厉害的。看来以后要多关注一下这小子。”
  叶度娘很快就将鱼拿去收拾了,而叶度则被叶文章拉到身边,孙子是隔辈亲,这种亲有的时候可能就是爷爷拉着孙子吹牛,有的时候则是光看着不说话。
  叶度的父亲叫叶集,是个五大三村的汉子,平时除了家里农田里的活之外,家里还有牛和一些其他的营生,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是每半个月回家的时候,都会给叶度带点好吃的,这也是他最高兴的时候。
  “小度啊,叶檀喊你下午去干嘛?不会还是抓鱼吧?”叶文章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明白这鱼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村子外面的那条小河没有谁比自己熟悉了,可是那条河的上游是从山里流出来的,那座山也很小,没有什么奇怪的,可是为什么他要去山里呢。
  “爷爷,我不知道,就是说下午去山上看看,可能是为了抓野-鸡。”叶度的脑子虽然灵敏,但是不代表什么都知道啊,只能给出一个建议,每年的这个时候,村子里总是会有上山,饿了一年的野鸡虽然没肉,但是还有点汤啊。
  可是,他总觉得不对,想了一会,也就不想了,人老了,想多了,太耗脑子了,下午叶度也会跟着去,到时候就知道了。
  让叶度去喊叶集回来吃饭,他是昨天回来的,在一个邻居家里吹牛。
  叶度点了点头,赶紧出了堂屋,就闻到一股子香味,这个鱼肉是真的很香啊。
  叶檀也闻到了一股子香味,可惜,却觉得想要吐。
  叶檀娘亲的手艺是不错的,可是,谁看过炖鱼就是收拾了干净,然后放在锅里,直接用水炖的,这股子味道,是真的香,但是鱼腥味也很重啊。
  他回到家,母亲看到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他回屋歇着,自己给他做好吃的。
  可是叶檀也算是看书的行家,历史书也看过一些,知道过去的伙食,真的是不行啊。
  有点不放心,就跟着过去了,果然。
  也不怕暴露了,就问了几句,才知道,姜,家里用完了,蒜不多了,花椒什么的,一概没有。
  我去,这样一锅鱼,要是自己吃下去了,绝对会扛不住。
  于是,他就赶紧跑到村子南面,他记得那里有一片针刺林。
  果然,那里有一些去年没有掉光的花椒,和地上的一些野葱之类的东西。
  在河边洗干净之后,路过一家菜地,看着还真的有姜,就顺手摘了一些。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锅里的水已经不多了,母亲正在准备撒盐的时候,忽然看到他手里的东西,问道,“这个是干什么的?”
  “娘,这个是梁老夫子那里听来的,听说弄菜很好吃的,我们放一点吧。”叶檀就是听过一些课,当然要活学活用了,直接就将梁老夫子拉出来了,再说了,古代的读书人,总是会有一种让人信服的东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