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叶檀当时也是三十多岁,有过童年,不过他的童年,和别人的不一样,别人的童年都是吃喝玩乐,而他的童年则是读书,守己。读书是为了让自己以后可以有份好工作,守己是因为曾经他的母亲跟他说过一句话,“你可不能在外面跟别人打架,要是你将别人打坏了,家里可赔不起,别人将你打坏了,家里也没钱治病。”
  就是因为这句话,他发现自己之后做事一直都在衡量自己到底能不能赔得起。
  所以,很多次机会,都从他的手心里溜走了。
  所以,他打算重新过童年时光。
  看着叶度的模样,是喝了不少水,他双手一抖,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剥壳的鸡蛋一样,有一层东西从皮肤上掉下来了,身体很轻松,非常轻松,简直就是身轻如燕啊。
  很快他就到了这个比自己还要高一点孩子身前,一把抓住他的长发,就将他拖到水边了。
  看着一身衣服没有补丁,眼神迷离和脸色苍白的叶度,他慢慢地爬到石头上,然后将外衣脱下来,拧了拧,晾着,中午的阳光还是不错的,他低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肉结实了不少,而且力气也大了不少,说真的,如果现在让他干农活,绝对是把好手。
  虽然是个孩子,可是头发很长,捏了好一会,才算是干点,其实他可以用三分归元气就可以直接就干了,但是不能,太危险。
  叶度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感觉身上很冷,一抬头就看到叶檀坐在石头上,四处看着,完全没有拉自己上去的意思,不由得心中一火,自己怎么也是叶家村的少爷吧,你这个小子,怎么可以这样子?
  叶度的身高比叶檀要高不少,也壮实不少,看来家里的伙食是不错。
  他费力地从河边爬上去,靴子里的水让人听着挠头,走到叶檀的身边,他问道,“你小子怎么不把我拉上来,就你一个人快活了?”
  叶檀已经将鞋子摆好了,头都没抬道,“你要是回家不想被打的话,还是赶紧脱了晾干吧,你不冷啊。”
  叶度只是个孩子,自然是不会多想,只是觉得今天的叶檀奇怪,平时他的话可是很少的。
  不过呢,如果真的是这么一身回家的话,肯定是要被说的,就算是叶度家有点钱,也不是可以糟践的。
  他赶紧将衣服脱下来,结果正好一阵风吹过,真的是冷,打了一个寒颤,然后赶紧将手里的衣服放在小树枝上,慢慢地放好之后,将鞋子也脱下来,放好,看着叶檀正在那里发呆,也不知道想什么呢。
  “听说你叫叶檀了?狗子不是挺好的嘛。”
  对于这个审美简直就是负数的人来说,叶檀真的是懒得接话,继续看着不远处的山上。
  叶度虽然是叶文章的孙子,族长大人的孙子,可是也就是个小屁孩,这个年纪的孩子有个共性,那就是极为讨厌地喜欢说话,非常喜欢。
  看到叶檀不理会自己,他的话就更多了。
  “你是不是真的想要读书?”
  “读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今年是不是打算出去偷东西?”
  “听说梁静和你一起掉河里了?”
  “后天就是集市了,你想去吗?我可以带你哦,我们家有牛车。”
  “明天上午,大家都要去山上玩,你去不去?”
  ……
  “叶狗子,你是不是聋了?”
  叶度的话很多,没有得到任何一点点的回复,看到叶檀还在看着小河,不由得怒吼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