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站在村头,叶檀发现自己不像是个等待父母回家的孩子,反而像是一个随时冲出来,消失在路边小河里的流浪汉一样。
  准确地说,叶檀迷路了。
  自从醒来,他就迷路了。
  自己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被老板说了一顿,他觉得自己很不舒服,因为明明是因为老板的儿子在项目上操作出现问题,可是却将责任推到他的头上,他将所有的证据都摆在面前了,大家的面前之后,老板还是觉得是他的问题,最大的问题不是项目的问题,而是竟然没有担当,一个没有担当的人,如何还可以在公司里呢。
  所以,当即被辞退的叶檀,提着行李,走在喧闹的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去什么地方。
  自己毕业之后,他就在这家公司里上班,虽然平时老板好色了点,喜欢调戏女生,这个是他从小接受的道德不能容忍的。可是他为了工作,一直都忍耐着,家里的人也以为他的工作很好,可是真的很好吗?
  没有经历过这些事的人,是没有办法体会的。
  憋屈的事,总是在经历过程中,让你不能不去多想。
  他走到路口的时候,接到了家里人的电话,催婚的。
  从小叶檀就因为父母的一句话,而变得很坚强。
  “你是男孩子,所以以后很多事,你就要靠自己。”
  这是那个木讷的父亲对他说的话,那一年,他5岁,带着妹妹生活,而父亲需要去外地打工,而母亲需要忙着地里的活。
  之后的那些年,一直到大学毕业,他没有恋爱,没有出去旅游,他除了图书馆就是考试,就是学着做饭,就是学着如何能够靠着自己一个人去做一些事,一些不去麻烦别人的事。
  所以,自从那以后,他从刚到公司里的文案,然后成了副编辑,成了编辑,从副策划,成了策划,成了项目副总,工资每次就涨了200元,但是事情却多了非常多,因为他不喜欢提要求,所以,老板觉得他得到的不少,所以,最后老板让他和自己的儿子合作一个项目,最后却变成了老板儿子领导他去做某个事,最后,出现问题,都是他了。
  “爸。”叶檀平时抽烟,嗓子有点痒,一看电话就知道是父亲,这个以前话很少说,现在话多的过分的男人。
  “吃饭了吗?”这是开首白。
  “我不饿,不想吃。”叶檀今天哪里还有胃口啊,随口说道。
  “哦,我刚吃了,今天接到一个电话,说是你的发小,那个刘成……”父亲开始将一个老家的故事讲给他听,大概的意思就是这小子结婚了,有孩子了,自己很羡慕。
  要是平时,他肯定会听完父亲的唠叨,可是今天却发现自己听着很烦心。
  自己从小学开始,家里人就告诉他,好好上学,毕业之后,有了好工作,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对象。
  结果,他大学毕业了,却没有找到对象。
  可是,家里人却觉得他应该已经找到了。
  有点像是韩寒那句话,“父母总是觉得我们大学的时候认真学习,然后大学毕业的时候,就有一个学习成绩好,相貌不错,很听话,愿意陪着自己还房贷的妹子就出现了。”
  “爸,我现在不想结婚。”叶檀打断父亲的话,随口有点粗鲁地说道。
  电话那头的人明显愣了一下,随即直接就暴怒了,“你竟然不想结婚,你知道不知道我今年多大了?你难道让我死不瞑目吗?你是不是觉得你上了大学了,就了不得了,就看不起人了?……”
  一堆戳心窝的话,像是炮弹一样地炸开了他的心胸。
  从小,他学习好是应该的,成绩一不好,那么接下来的就是各种讽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