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绵延无尽的荒凉雪山,看不到一颗像样的植物,几只刚开始褪毛的山羊正在绝壁上慢慢移动,寻找埋在雪里的嫩芽,周围不时有小石块滚落,它们就会抬起头,呆立在原地。几十年来,这里的山羊已经学会了避开小路或者河谷地带,因为平坦的地方总少不了雷区。
  
      林淮生穿着厚厚的外套,蹲在炮队镜后面,看着山羊的上方几百米的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头,印度军队的一座前沿哨所就在那里,陪同他的萨利姆上尉坐在了一旁察看地图。
  
      “前面那个山头上就是印度25师的部队?”
  
      “没错,大概有一个排,属于第14马拉地轻步兵营,25师的主要部队还在东面。”萨利姆上尉说道。
  
      “山后面有路吗?”
  
      “有,但是很糟,只有夏天才能走。这个月份这些前沿部队得靠乌塔普尔基地的第153直升机中队运送补给。每个月会有一两次。”上尉接着回答道。
  
      “北极星?”
  
      “不不不,是米17。”
  
      “那座山头离这儿多远?”林淮生一边问,一边心里估算着。
  
      “直线1.5公里,当然山谷的落差就不能精确计算了,要走过来的话,可能得走上一天,能走的几条路都布满了地雷,有的是他们的,有的是我们的。”
  
      林淮生现在可以看到带着绒线帽的印军士兵,从掩体后面探出头来,用望远镜朝这里看。
  
      “这些年打过炮吗?”
  
      “最近十年没有打过,1999年以后,双方都把主要工事转移到了山后面,打不着了,他们在前沿有几架猎豹直升机,对我们是一个麻烦,不过么,我们每个营都有毒刺导弹。”
  
      林淮生离开观察哨时候想,任何一方想在这样的地形上发动大规模进攻都是毫无意义的。上级派他来本意是与巴基斯坦的陆军进行交流,交流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林淮生就是想到前沿来看看,他的要求着实让主人为难,尤其现在的局势很险恶;最后北方司令想到一个折中的半法——从地图上选了一个十年来最平静的山口让中国上校来走走,并且派了23步兵师的萨利姆上尉全程陪同。林淮生走下山头观察所得时候,看到有一些巴基斯坦士兵正在埋头准备武器,似乎有一次演习。
  
      “怎么,今天有行军演习?”林淮生问上尉。
  
      “不是演习,恰巧昨天有一架敌机坠落在东面,有人看到飞行员跳伞了,可能掉在山里了,上面让附近的守备部队去找找。”
  
      “找飞行员?”
  
      “不光飞行员,还有飞机残骸。”
  
      “我能一块儿去吗?”中国中校直接问道“中校,你见过比这里的山更可怕的地方吗?”萨利姆上尉笑着说道,这个问题让林淮生觉得很有意思。
  
      “萨利姆上尉,我见过更陡峭的山地,就在500公里外。”林淮生说着朝东面指了指。
  
      “好吧,我们一起去,飞机就掉在了几公里外,希望来得及送你回司令部。”
  
      “印度军队会过来吗?”林淮生接着问道。
  
      “一般不会。每年的6月份前,他们都不是很活跃,最让人担心的还是地雷,我们得走山羊常走得路,还有一件事,你得跟在我后面。”萨利姆上尉轻轻摸了摸小胡子说。
  
      搜索小分队原来只有11个人,指挥官是一名中士,现在加上林淮生和萨利姆上尉,正好凑成了一个不吉利的数字,萨利姆上尉随身总是带着冲锋枪也能算半个战斗人员,而林淮生只有望远镜。
  
      带队的努尔曼中士对萨利姆上尉草率的决定似乎有一些不满意,他认为一名非武装的陌生外国人肯定会拖累他的小队,但是碍于军衔又不能直言。林淮生看出了中士的不满,只能不动声色地跟在后面,他得尽量不使自己像个累赘。
  
      努尔曼中士30来岁,对这一带还算熟悉,一直都走在最前面,他随身带着一个备用的海事电话和手持gps,另外就是一支显眼的老式斯太尔69式狙击步枪,这是一件脱离时代的武器,落伍的外形和塑胶枪托,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军事五项上的小口径步枪。中士以外的其余的士兵大部分都携带着ak47形步枪。
  
      林淮生一直觉得这里的山势非常类似于西部边境的喀喇昆仑山区,沟壑犬牙交错,山峰错落无序,如果没有gps,在这里找到1公里外的目标都是很困难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