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三月,浩荡的轻轻地拂过,繁盛的花朵便开满了京城。
  一辆马车在正阳坊主街的“零陵布衣行”的正门前缓缓地停下。一个身穿织金地加红白玫瑰花缎交领襦裳和翡翠撒花洋绉裙的女子在丫鬟的搀扶下从马车上走了下来。肤色白皙,容颜明丽,身段窈窕,一双眼明光四射,威仪内蕴。
  布衣行的掌柜早已迎出门外,恭恭敬敬地称呼她为“东家”并向她问好,把她迎到了三楼的一处雅间。
  那女子扫了一眼雅间内的陈设摆件,看见一水儿上好紫檀木打造的家私,墨烟冻石鼎、龙泉名剑与耀州窑海棠六叶盘等名贵的摆件器具错落有致地摆放在房间各处,颇为雅致。一侧的花架上,一盆山水盆玩碧漪横舟,峰峦参差,咫尺间犹瞻万里宏景。
  她怔怔地看了一会儿,笑道:“你这雅间倒是用了心思了。”说罢,她莲步轻移,踩着绣着藤蔓花朵纹饰的波斯地毡走进雅间,在位于上首的太师椅上就坐。
  掌柜陪笑道:“如今的大齐富饶强盛,威名传遍四海,洋外之人也仰慕我大齐物华天宝,纷纷来朝。我大齐京师中也经常能看见洋人,我们可不能被他们看轻了去。”
  “你说的倒是极是。”女东家愣了片刻,才失笑道,低头呷了一口掌柜吩咐端来的茉莉香片,“把这几个月的帐簿拿过来,我要看看。”
  掌柜转头吩咐了一声,立刻有手下的管事把一摞厚厚的帐簿捧了进来,并放在紫檀案几上。
  女东家拿起一本账簿,一边翻看一遍询问掌柜这几个月的经营情况。掌柜十分小心谨慎地应答着,并不因为她是女子而小觑她。不说她的身份,单她自己的精明果决就可以洞察是非,上一个敢糊弄她的现在正在岭南的矿场上挥汗如雨呢。
  她看账簿非常快,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厚厚一摞帐簿就核验完毕,无一错漏。
  她满意地点点头,对掌柜说道:“不错,你做得很好,我的眼光果然没差。”
  掌柜连忙表示谦虚,又吩咐手下的管事捧了几匹布料过来,道:“按照东家您的吩咐,我们的商队在外洋尽心搜索,发现了一种由极为上等的棉花制成的面料,质地坚韧不易损坏,又极易染色,手感更是柔软舒适。”
  女东家伸手抚了抚放在最上头的一匹雨过天青色缠枝西番莲花纹的面料,接触的瞬间便知不是凡品,点点头,道:“你有心了。这几匹布料,挂在布衣行中最显眼的地方。我们零陵布衣行可不能被别家比下去了。”
  掌柜点头应诺。
  又坐了片刻,女东家起身离开,掌柜送至门外,目送马车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宽阔的马车上,丫鬟晓芸挑起垂着淡金色流苏的如意纹滚边雪青色窗帘,透过镶嵌着单向玻璃的窗扇向外瞧了瞧,转头低声对着正歪在贵妃榻上打盹的女东家说道:“姑太太,已经到了。”
  姑太太睁开眼,怔了片刻,便扶着晓芸的手下了马车。
  不远处,一座汉白玉石桥如一道飞虹横跨碧水两岸,雕龙刻凤,在春日的阳光下散发着莹润的光泽。桥上行人如织,峨冠博带的士子、布衣芒屩的百姓、华冠丽服的贵族,又或者是各种奇装异服的异域之人,或欣赏风景,或低声交谈,皆和谐地共处。
  姑太太踏上石阶,抚摸着阑干上雕刻的瑞兽花草,向桥下眺望。
  这座桥建造于京城中地势较高的一处丘陵,桥下便是贯穿整个京师的金水河。站在桥上,可以一览囊括大半个帝京的恢弘画卷。
  桥下一泓碧水自远处迤逦而来,浩淼的烟波倒映着葳蕤的芦苇香蒲,也倒映着繁华的人间烟火。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市列珠玑,户盈罗绮。这座于建昭三年建造的玉桥,见证了巍巍帝京的繁华昌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