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时光荏苒,转眼就是一年。
  
      这一年里,朝堂安定,政事通和。大齐有贤明天子,有勤勉精明的储君,还有众多尽心当差的官员,诸事平顺。
  
      三朝老臣们一个接着一个告老致仕,由年轻精干的官员们补上官缺。三品以上的重臣,在一两年间更迭了近半数。
  
      陆迟接替陈尚书之位,做了吏部尚书。陈湛被提任工部尚书,赵奇被提任刑部尚书。在五品官位上待了数年的李默,终于被提任,做了四品的户部郎中。
  
      东宫詹事府里的一众属官,也逐渐在朝中崭露头角。
  
      告了长假的皇太夫陆天佑,在皇孙满了周岁时,重新入了翰林院当差,被提任六品翰林学士。
  
      在蜀地任职多年的天子心腹们,也纷纷提任升官。
  
      后宫诸事,依旧在谢明曦掌控之中。不过,谢明曦如今的时间精力,大多放在了桦哥儿身上。
  
      林微微平日除了打理女子工坊之外,得了空闲就进宫陪伴皇孙。陆老夫人私下提醒过几回:“你总进宫陪伴皇孙,皇后娘娘口中不说,心里未必乐意。”
  
      说到底,佑哥儿是入赘天家,皇太女生的皇孙姓盛不姓陆。林微微这个亲祖母总是进宫,皇后娘娘心里岂能痛快?
  
      林微微笑道:“这怎么会。皇后娘娘不是那等小鸡肚肠的人。”
  
      佑哥儿在私下里,曾和林微微说起过阿萝的打算。林微微当时就感动得掉了泪。不过,这桩事不宜张扬。也因此,只他们夫妻和帝后两人知晓而已。
  
      ……
  
      谢明曦对阿萝的决定,也表示赞成和支持。
  
      正如她之前所想,阿萝的人生,应该由阿萝自己来决定。
  
      盛鸿其实有些微词。
  
      身为亲爹,哪里舍得女儿受怀孕生育之苦。不过,在谢明曦的劝慰提醒之下,盛鸿总算将所有话都咽下了,没多嘴讨嫌。
  
      小夫妻年轻体力佳,整日黏在一起,十分恩爱。在桦哥儿一岁多的时候,又传出了喜讯。
  
      有了桦哥儿先例在前,阿萝这一胎的喜讯传开时,就连百官们都表示格外淡定。
  
      皇太女有了身孕,照样上朝听政议政当差,一样正事都没耽搁。顶多是临盆外加做月子。反正天子年轻力盛,再坐二十年龙椅也没问题。皇太女殿下多生几个皇孙也无妨。
  
      阿萝有孕之后,精力总不如平日。谢明曦索性将桦哥儿搬进了椒房殿,亲自照料桦哥儿的饮食起居。
  
      桦哥儿十分早慧,十个月大的时候,便会喊爹娘。满了周岁之后,祖父祖母喊得格外清晰。
  
      寒冬腊月,外面天气寒冷,椒房殿里四处燃着炭盆十分暖和。
  
      桦哥儿穿着红色的小袄,迈着胖胖的小腿,摇摇晃晃地向谢明曦走来,一边扬声喊道:“祖母。”
  
      声音又稚嫩又响亮。
  
      谢明曦舒展眉头,笑着应了一声,却未伸手抱起桦哥儿,慢慢后退,引着桦哥儿向前走。
  
      桦哥儿咧着小嘴,走了十几步,终于晃荡倒向一边。谢明曦眼疾手快,迅疾抱起桦哥儿。桦哥儿陡然升到半空,半点都不害怕,咯咯笑个不停。
  
      谢明曦笑着在桦哥儿白嫩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