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被自家亲爹骂得狗血淋头,谢钧满腹委屈。
  
  “这怎么能全怪我。”
  
  谢钧无奈辩解:“当年淮南王世子邀我进府做客,我和永宁郡主偶遇,惊为天人。后来,淮南王愿招我为婿,我心中自然愿意。”
  
  “万万没想到,永宁郡主竟天生喜欢女子,选中我为郡马,便是因为谢家无权无势好拿捏。”
  
  “淮南王府势大,我想借势,不得不隐忍。否则,真的闹翻了脸,我半分好处都没有。”
  
  “这些年来,我能稳居鸿卢寺卿之位,能在京中百官里有一席之地,能得上司看重,和同僚谈笑来往,有大半都因为我背后的岳父舅兄。”
  
  “我不忍着,还能怎么办?休妻我是不敢也不情愿!假夫妻也是夫妻,反正外人又不知情!”
  
  当着亲爹的面,谢钧将自己那点私心说的明明白白,毫无遮掩。
  
  谢老太爷呸了他一口:“谁让你休妻了!堂堂王府郡主嫁了给你,这是谢家祖上积德!休妻一事,万万不可!更不能和郡主闹翻!”
  
  “不过,你也太没用了!便是郡主喜欢女子,凭着你的才貌和殷勤,也该打动郡主,令她倾心才是。”
  
  谢老太爷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恼怒:“这么多年,你为何一直将此事隐瞒不提?在老子面前还要什么颜面?若早点说,我总能为你想些主意。也不至于闹到今天这等地步。”
  
  谢钧一脸“我没用”的羞愧:“儿子实在没脸说。”
  
  好不容易娶了个身份高贵的媳妇,偏偏媳妇喜欢女子,不和自己同床共枕。如此丢人的事,便是对着自己的亲爹,也实在难以出口啊!
  
  ……
  
  书房里沉默了片刻。
  
  谢老太爷皱着眉打破沉默:“明娘和云娘又是怎么回事?”
  
  谢钧只得又将替考之事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谢老太爷又怒了,狠狠地“呸”了一声:“这个永宁郡主,真是心肠歹毒!好在老天有眼,没让她的计谋得逞。”
  
  谢钧也是一脸庆幸:“是啊!好在明娘有老天庇佑!”
  
  谢老太爷活了大半辈子,对“苍天有眼”这等说法颇不能苟同。
  
  秉持着“凡事看结果不必细究过程”的原则,谢老太爷果断地和谢钧一样,选择了站在谢明曦这一边:“明娘遗传了你读书的天分,以头名的身份考中莲池书院,成了皇后娘娘门生。日后前程不可限量!”
  
  “以后凡事都先紧着明娘!”
  
  “至于云娘,就扔给永宁郡主。她既是认下这个女儿,总不会撒手不管。”
  
  谢钧连连点头:“儿子也是这么想的。父亲这一席话,算是说进我心坎里了。明娘又聪明又孝顺,以后有了出息,我这个亲爹定能跟着沾光。说不定,谢家光耀门庭的希望,就都落在明娘身上了。”
  
  谢老太爷一脸赞同:“此话有理。”
  
  “明娘相貌生得出众,又聪慧无双,以后若能进宫,或是嫁给皇子,便能给谢家带来数不尽的好处。”
  
  要不怎么说是嫡亲父子?
  
  谢老太爷的想法和谢钧简直如出一辙。
  
  ……
  
  谢钧继续点头,一不小心,就漏了句实话:“其实,让你们来京城,也是明娘的主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