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谢元亭被刺中痛处,绷着俊脸,不理谢元舟了。
  
      谢元舟压根不知自己问错了话,见谢元亭瞬间撂了脸色,也有些委屈。好在美味菜肴很快被端了上来。
  
      谢元舟早就饿了,立刻高高兴兴地大快朵颐,将之前的些许委屈尽数抛在脑后。
  
      谢元亭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暗暗鄙夷。
  
      果然是乡下来的土包子!吃相如此粗鄙!
  
      另一边的女眷一席,便热闹多了。
  
      徐氏忙着大吃大喝,一张嘴还不忘时时奉承永宁郡主夸赞谢云曦谢明曦姐妹。嘴太过忙碌,口沫横飞,偶尔还喷出一点菜肴碎末。
  
      永宁郡主嫌恶又膈应,半点胃口都无,很快搁了筷子。
  
      永宁郡主一脸冷凝,看不出太多情绪。
  
      谢云曦却没什么城府,对徐氏的嫌弃和轻蔑明明白白地流露出来。就差没直说一句“离我远点”了。
  
      徐氏似没看出来一般,亲热地用自己的筷子夹了一块肉放进谢云曦的碗里:“云娘,你别光顾着听祖母说话,也多吃些。别听什么以瘦为美之类的话,姑娘家还是白白胖胖地招人喜欢。”
  
      谢云曦满目嫌弃,硬邦邦地应了句:“我已经饱了。”
  
      “长者赐,不敢辞。”耳边响起一个熟悉得令人厌憎的少女声音:“祖母亲自夹菜,二姐怎么能不吃?”
  
      谢云曦原有的三分闷气,立刻蹿成了七分,霍然瞪向谢明曦:“我就是不吃!你爱吃你吃去!”
  
      谢明曦竟未和她争执,轻叹一声,歉然地看向徐氏:“请祖母勿恼。二姐大约是真的吃饱了,绝没有嫌弃祖母之意。”
  
      徐氏对善解人意为她解围的谢明曦,顿生好感,立刻笑道:“是我老婆子多事。怎么能怪云娘!”
  
      一口一个云娘!一个乡下来的老婆子,有何资格叫她的闺名?
  
      谢老太爷也就罢了,到底是正经的嫡亲祖父!这个徐氏,不过是谢老太爷的续弦,这般恬不知耻地巴上门来,实在可厌可鄙!
  
      谢云曦撇撇嘴,将头转了过去。
  
      ……
  
      永宁郡主高高在上惯了,今日回谢府,只是全了“夫妻”颜面而已。对粗鄙贪婪的徐氏觉无半分好感。
  
      晚饭后,永宁郡主便领着谢云曦和谢老太爷辞别。
  
      谢钧立刻柔声道:“天色已晚,郡主不如在府中住上一晚,待明日再回郡主府也不迟。”
  
      永宁郡主神色冷淡:“不必了。”
  
      谢钧碰了个硬钉子,脸上也不见尴尬,又笑道:“那我送你们母女出府。”
  
      永宁郡主依旧神色漠然:“不必了。”
  
      谢钧:“……”
  
      待永宁郡主母女离开,谢老太爷皱起眉头,深深看了谢钧一眼:“阿钧,我人老眼花,你送我一程。”
  
      送一程显然只是托辞。谢老太爷这是看出了夫妻间的不对劲,要仔细问上一问。
  
      谢钧心知逃不过这一遭,无奈地应了。
  
      徐氏和谢老太爷分房已有多年,此时厚着脸皮道:“我也一同回去。”
  
      谢老太爷忍了一肚子闷气,此时自然没有半点好脸色,冷哼一声道:“不用了。你和老二夫妻两个住在一个院子,我耳根也能清静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