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对盛泽来说,这简直是惊喜连连!
  
      盛泽也不管儿子的脸多黑多难看了,咧嘴笑道:“好好好,我立刻打点行装,过几日就启程出发。”
  
      霖哥儿哼了一声:“我将娘交给你,你一定要好好待她,好好照顾她。如果你让我娘受半分委屈,休怪我翻脸不客气!”
  
      盛泽:“……”
  
      这哪里是亲儿子啊!
  
      这是他前世仇家投胎的吧!
  
      盛泽心里不快,面上却未流露出来,缓声说道:“霖哥儿,我知道你心里对我存着怨气,不想认我这个亲爹。”
  
      “你不愿喊我,我也不能勉强你。可你要记住,你现在最亲的人,是你的妻儿。你的亲娘,是我的妻子。和我厮守在一起,才是她此生最大的幸福。这份幸福,你这个亲儿子给不了,只有我能给。”
  
      霖哥儿:“……”
  
      要不是想通了这一点,他岂会退让?
  
      霖哥儿忍住冷哼的冲动,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今日说的话,我都记下了。日后你做半点对不起我娘的事,我绝不饶你!”
  
      盛泽忍气吞声,点点头应了。
  
      ……
  
      两日后,闽王妃突生怪疾之事传了开来。
  
      听闻闽王妃生了怪病,脸上长了一大片红斑。不能见光,不能见风,自己照镜子都嫌瘆得慌。索性带上了面纱,整日在屋子里待着,不再见外人。
  
      泉州的官宦女眷们,只得歇了和闽王妃套近乎的心思。
  
      无人知晓,整日闷在屋子里的闽王妃是冒牌货,真正的闽王妃尹潇潇,易容改扮,和一位神秘莫测的谢五老爷一起出了海。
  
      尹潇潇离开那一日,霖哥儿并未去送行。如今他身为泉州驻军指挥使,一举一动皆为人瞩目。一旦露面,必会惹人疑心。
  
      临行的前一晚,母子两个待在屋子里,说了大半夜的话。千般叮嘱,万般牵挂,不必细述。
  
      瞒得过别人,妻子梅芸是瞒不过的。
  
      霖哥儿斟酌着挑了一些能说的说了。
  
      在他口中,尹潇潇是偶遇长相肖似闽王的谢五,彼此生出情意。此次随谢五出海,少说也要待上两三年才能回来。
  
      梅芸听得目瞪口呆,直觉此事另有内情。不过,霖哥儿只肯说这些,她也就权当这都是真的。将内宅守得密不透风。
  
      ……
  
      霆哥儿在接到霖哥儿的来信后,立刻启程来了泉州。
  
      “霖堂兄,五婶娘呢?”霆哥儿快马两日到了泉州,连坐下喝口茶水的心情都没有,急急地追问:“她到底病得如何?我现在就去见她。”
  
      霖哥儿点点头,领着霆哥儿进了尹潇潇的屋子。
  
      和蒙着面纱的“尹潇潇”一照面,霆哥儿就知不对,面色倏忽一变:“这不是五婶娘!”
  
      他和五婶娘朝夕相处十几年,对五婶娘再熟悉不过了。这个女子,身材和五婶娘相若,却绝非五婶娘。
  
      霖哥儿冲“尹潇潇”使了个眼神。
  
      “尹潇潇”取下面纱,露出一张布满了红斑的脸,恭敬地行礼:“奴婢见过世子殿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