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江城太过偏远,传递消息颇不灵便,得靠专人送信。
  
      霁哥儿在江城的第二个月,收到了霖哥儿和霆哥儿的来信。
  
      往日亲密的兄弟,如今心中有了隔阂。报平安的两份书信,都只有寥寥数语,字里行间透出了疏离。
  
      霁哥儿看了信后,心中一阵苦涩,提笔回信,竟不知写什么是好。楞了许久,才写下几句。
  
      “霖堂弟(霆堂弟)见信安好,多谢挂念。闽地靠海,听闻闽地景致颇佳。江城靠山,山中的野味土物颇多……”
  
      干巴巴地写了几句,自己都不知要写什么。
  
      霁哥儿苦笑一声,停了笔。
  
      又过一个月,霁哥儿收到了京城的来信。这是蓉姐儿写来的。
  
      兄妹两个自小亲近,感情极佳。不过,自蓉姐儿嫁入楚家后,和亲娘兄长陡然疏远了许多。他们母子离京这么久,蓉姐儿还是第一次写信来。
  
      霁哥儿有意让亲娘高兴,特意将信拿到赵长卿的床榻边:“母妃,妹妹写信来了。”
  
      赵长卿眼中一亮,果然十分高兴,在丫鬟的搀扶下坐了起来。亲手拆了信,待看完信后,赵长卿笑着说道:“你妹妹又有身孕了。”
  
      蓉姐儿嫁入楚家两年,已生了一子。这才隔了一年多,又有了身孕。可见小夫妻两个感情还算不错。
  
      霁哥儿听了这个喜讯,神情一松,难得有了笑意:“这可是桩喜讯。我立刻命人备份厚礼,送往京城。”
  
      赵长卿笑容顿了一顿,轻声道:“你先看了信再说。”
  
      霁哥儿有些讶然,接过信看了一遍。待看到后面,霁哥儿脸上的笑意悄然隐没,目中闪过丝丝愠怒。
  
      蓉姐儿在信中暗示,以后书信来往不宜太多,也不必打发人来回送礼了。路途遥远,传信送礼都不方便。
  
      所谓不方便,都只是托词借口罢了。这是要逐渐和亲娘兄长拉远距离吧!
  
      真是无情又势利!
  
      霁哥儿越想越怒,若不是顾忌着亲娘病重不能刺激过度,早就动手将信撕了。
  
      赵长卿将霁哥儿隐忍的怒容看在眼底,心中苦涩之意更盛,半晌才低声道:“罢了!当年我逼着蓉姐儿嫁入楚家,蓉姐儿自那时起,心中存了怨怼,和我们也离了心。”
  
      “如今我们母子被撵到江城这等地方来,楚家哪里还将鲁王府放在眼底。现在,蓉姐儿在楚家的日子怕是不太好过。这封信,未必是出自她的本心。”
  
      楚家是京城最顶尖的将门世家,也是一等一的势利。
  
      眼见着鲁王府已经被打入尘泥,几乎无翻身的余地和可能了,楚家巴不得和鲁王府划清界限。
  
      蓉姐儿生性柔婉,遇事习惯忍让。这样的性情脾气,没有娘家撑腰,在楚家的日子怕是不太好过。
  
      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霁哥儿再恼怒,也不能袖手不管。
  
      霁哥儿沉着脸道:“我这就写一封信去赵家,托舅兄常去楚家走动。”顿了顿,又道:“我再写一封信给阿萝堂妹,请她多多照拂妹妹。”
  
      ……
  
      从江城快马去京城送信,得要一个多月。
  
      京城有回信来,已经是三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