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原来,这些年,盛鸿和盛泽一直没断了联系。
  原来,霖哥儿离京至泉州任指挥使,不是天子一时意气或随手为之,而是“早有预谋”。
  原来,盛鸿和谢明曦早已为她安排好了一切,令她得以和盛泽夫妻重逢。
  尹潇潇今日已经哭了几回,此时眼圈一红,又落了泪:“七弟和七弟妹这般为你我着想……这份恩情,我们这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盛泽低低地说道:“潇潇,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放心,我的那点野心,早在十几年前就烟消云散。七弟饶过我一命,如今又放你们母子离京。我盛泽不是没良心的人,此生此世,我都会牢牢记住这份恩情。”
  “阿萝被立了储君,日后会是大齐女帝。我这个做伯伯的,也在暗中为阿萝出一份力。在数年之内,定要荡平海匪,肃清海域!”
  阿萝为女帝,他们父子一个在明一个在暗,皆会是阿萝最忠心的臣子最坚实的拥护者。
  尹潇潇含泪点头。
  夫妻两人默默相拥片刻。
  门被轻轻敲响,一个亲兵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殿下,王妃的侍卫过来了。”
  该走了。
  盛泽松开胳膊,深深地凝望尹潇潇:“潇潇,我走了。”
  尹潇潇嗯了一声:“你别来找我了,要是被霖哥儿察觉,委实不好解释。”顿了顿,低声道:“今夜子时,我去见你。”
  盛泽眼睛骤然亮了,念念不舍地又看了尹潇潇一眼,终于转身离开。
  尹潇潇目送盛泽离开,目中有留念有不舍,更多的是喜悦和释然。
  ……
  身在军营里的霖哥儿,对亲爹“死而复生”的事一无所知。
  身为驻军指挥使,每日要训练士兵。
  霖哥儿见惯了京中如神卫军御林军那样的精锐,见识过蜀兵的骁勇,再看泉州驻军的士兵。
  三千士兵,军容军纪平平,颇有些散漫。身手好的士兵没几个,兵阵之类的基本不会。想象中的擅于海战的士兵几乎没有……刚进军营,一盆冷水便迎头浇了过来,让霖哥儿的心凉了一截。
  霖哥儿早出晚归,每日亲自操练行伍。两个月下来,颇见成效。至少,士兵们集结队伍的速度变快了,拿起长刀来也有了些模样。
  照这样训练个一年半载,士兵们的战力就能上一个台阶!
  临近天黑,练兵一整日的霖哥儿也有些疲累。不过,在一众士兵面前,霖哥儿不肯显露半分,精神奕奕地训话一番,然后和士兵们一同去吃完饭。
  身为将领,身先士卒,和士兵们一同训练,一同吃饭,都会令士兵们在最短的时间里生出拥护敬爱之心。
  尹大将军是大齐名将,擅于练兵。霖哥儿时常受外祖父熏陶指点,虽然年轻,练兵却颇有章法。
  军营里的伙食只能管饱,谈不上什么美味。一堆个高身壮胃口大的军汉们,晚饭是两个馒头一碗热粥外加一份咸菜,勉强果腹而已。
  霖哥儿吃了第一顿之后,隔日就令伙房多蒸馒头,馒头管饱,想吃多少都行。且要有一个素菜。每三日吃一回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