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霆哥儿既惊又喜,嘴巴张得老大,咧嘴笑到了耳后。
  一副乐翻了心的傻乎乎模样!
  细心的刘妍迅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先瞥了眼眶泛红的霖哥儿一眼,然后才轻声说道:“五婶娘的一番美意,我们委实受之有愧。如此来回奔波,若累着身子,我们于心何安?五婶娘还是和堂兄一起去泉州安顿吧!”
  更重要的是,霖哥儿也是一次出远门。尹潇潇总该先顾着自己的亲儿子才对。
  想来,霖哥儿就是为了此事心里不痛快呢!
  刘妍一张口,霆哥儿也反应过来,有些讪讪地收了笑容:“阿妍说的对。五婶娘,你先随霖堂兄去泉州才对。”
  然后,又对霖哥儿说道:“你可得好生照顾五婶娘。”
  霖哥儿心里那点闷气,很快烟消云散,笑着呸了霆哥儿一口:“我还能对自己的亲娘不好吗?要你操这个心!”
  霆哥儿理直气壮地应了回去:“这可未必。要是五婶娘在泉州待的气闷不痛快,只管来福州住下。我给五婶娘养老,也是一样。”
  兄弟两个耍嘴皮子逗乐,陆妍和梅芸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刚才气氛略显沉闷紧绷,颇令人不自在,现在总算和缓了许多。
  尹潇潇先没吭声,任凭兄弟两个说笑片刻,然后才张口道:“霆哥儿,我已经和霖哥儿说好了。我先去福州住一段时日。等你在福州安定下来,我再去泉州也不迟。”
  没等霆哥儿推让,尹潇潇又说了下去:“霆哥儿,你自三岁起就到了我身边。这些年,我早将你当成了亲儿子一般。霖哥儿比你大,稍稍让你一些也无妨。而且,以后我总是要长住泉州的,说起来,还是偏疼霖哥儿了。你心里可别恼了五婶娘才是。”
  霖哥儿心气早已平了,笑着接过话茬:“娘说的对。以后日子长着呢,娘总是随我住的。现在随你去福州住些时日,也是应该的。”
  “霆堂弟,你什么也不用说了,乖乖应下就是。”
  霆哥儿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眼睛迅速变红,水珠在眼角滚动,然后滑落脸孔:“五婶娘,霖堂兄,你们对我太好了……呜呜……我舍不得和你们分开……”
  十八岁的高大英俊少年,哭得像个孩童一般。
  霖哥儿鼻间一酸:“霆堂弟,我也舍不得你。”
  兄弟两个自小一起长大,同吃同住,亲密无间,好得就像一个人似的。现在硬生生要分开,霖哥儿心里也不是滋味。
  兄弟两个抱头痛哭了一场。
  尹潇潇也觉心中酸涩。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孩子们都长大了,如雏鹰一般飞向天空,也该拥有自己的天地和生活了。
  ……
  隔日,霖哥儿和霆哥儿挥泪作别,各自踏上属于自己的路。
  霖哥儿一行人进了泉州境内。霆哥儿一行人继续前行,去往福州。尹潇潇果然随霆哥儿同行。
  有尹潇潇在身边,霆哥儿的离愁别绪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又过两日,福州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