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滇南和闽地方向不同,出了京城,走了一路官道,霁哥儿一行人便和霖哥儿他们分道扬镳。
  且先不提霁哥儿母子一行人。
  霖哥儿霆哥儿各自骑着骏马,在官道上驰骋,颇为快意。尹潇潇不想坐马车,索性也骑着爱马追了上去。
  一袭合身的白色武服,穿在尹潇潇的身上格外洒脱好看。兼之尹潇潇骑术精湛,半点不逊于霖哥儿霆哥儿,甚至犹有过之,策马疾行,一马当先,潇洒磊落之极。
  霖哥儿有几分小小的不满,对霆哥儿说道:“娘也真是的,这等时候,还来抢我们的风头。”
  可不是么?
  霆哥儿也有些小小的郁闷,低声道:“我还想着以马上英姿让阿妍开一开眼界,对我生出崇拜之心呢!被五婶娘这么一闹,算是白费心思了。”
  霖哥儿:“……”
  好吧!
  其实他也是想展露一下精湛的骑术,让新婚娇妻崇拜一番来着。
  兄弟两个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霖哥儿成亲只有两个月,霆哥儿成亲的时日更短,堪堪满了一个月而已。正是新婚情热耳鬓厮磨的时候。要不是为了一展马上英姿,他们两个哪里舍得离开娇妻。
  霆哥儿眼珠转了转,故作疲倦地皱眉:“诶哟,我这骑了半日的马,着实有些累了,不成了不成了。我得回马车里歇着去了。”
  说完,便勒紧缰绳,下了马,迅速跑回马车上去了。
  霖哥儿:“……”
  霖哥儿鄙夷的看了儿女情长的霆哥儿一眼,然后利索地做了同样的举动。
  一众随行的侍卫:“……”
  得了!他们还是快些骑马上前,随行保护闽王妃吧!
  ……
  官路修建得颇为平坦,坐在宽敞舒适的马车里,半点不觉颠簸。
  霆哥儿牢牢握住新婚妻子的手,颇有几分歉然地说道:“阿妍,你在京城还没住上几日,就得随我奔波去闽地。是我对不住你。”
  刘妍梳了已婚妇人的发髻,美丽秀雅的脸庞泛着娇羞的微红,轻声说道:“说这些做什么。夫妻一体。你去哪儿,我自然也在哪儿。”
  霆哥儿听了大为感动,伸手将刘妍搂进怀中,低声道:“阿妍,不瞒你说,我一开始不怎么舍得离开京城。我自小就在宫里长大,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去过皇陵,从未离开过京城。是五婶娘和霖堂兄要走,我才想跟着一起走。”
  “我父母早亡,五婶娘便如我的亲娘一般,霖堂兄就是我最亲的兄长。我总是想和他们待在一起。”
  “此次离京,我去的是福州。离泉州不远,以后可以时常来往。每隔两个月,我们就去泉州住两日,好不好?”
  霆哥儿生的浓眉大眼,十分英俊,颇有男子的阳刚之气。此时目中流露出小心翼翼的希冀。
  刘妍心尖一软,轻轻笑道:“当然好了。五婶娘待你好,待我也如儿媳一样。我以后,就将五婶娘当做嫡亲的婆婆孝敬。”
  这话可把霆哥儿感动得不得了。他紧紧地搂住刘妍:“阿妍,娶你为妻,定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