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阿萝送众人出宫。
  走出宫门的刹那,赵长卿身体微颤,眼底的水光一闪而过。
  赵长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她在宫中住了十余年,想出宫之际,又被谢明曦“挽留”,在宫中多住了半年之久。那半年里,她每日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飞出宫。
  现在,她要永远离开这里了。今生今世,或许再无踏足回京的那一日,也再无机会走进宫门了……
  尹潇潇倒没什么留念之意,对阿萝笑道:“阿萝,我们这就回府启程离京了。你不必再送了。”
  闽地是闽王的藩地。闽王英年早逝,从未去过闽地。如今,她能随着儿子一同去闽地长住,也算圆了当年去闽地的心愿。
  当然,霖哥儿只是去任泉州驻军指挥使,领一州的军事而已。和就藩为藩王不可相提并论。
  霆哥儿去福州,离泉州不算远,只几日路程。日后通信来往都便利。也可见帝后思虑周全仔细了。
  霖哥儿笑着接了话茬:“阿萝,今日一别,彼此多珍重,以期来日相见。”
  霆哥儿也张口向阿萝道别:“以后到了闽地,我们会时常给你写信。”
  这对兄弟,生于京城,长于宫中。从未见识过京城外的天地。如今能离开京城去闽地,领一份实差,心里倒是都很高兴。
  也因此,霖哥儿霆哥儿的喜悦开怀,俱是发自内心。两人的俊脸似能发出光来。
  霁哥儿的心情低落消沉,虽力持平和,眉眼间总显得黯然,冲阿萝挤了一个笑容:“阿萝堂妹,你回去吧!我们这就该动身了!”
  被发配到了遥远的滇南,前路一片茫然,深藏在心底的野望成了泡影。
  个中滋味,也只有霁哥儿自己清楚了。
  阿萝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孔,心里涌起酸涩难言的滋味。
  这就是离别的滋味么?
  原来,离别是这样令人伤感令人不舍。哪怕知道他们离京于她而言是件好事,她心里依旧酸楚难当。
  “二伯娘,五伯娘,霁堂兄,霆堂兄,霖堂兄,”阿萝一个个喊了过去:“还有几位堂嫂,预祝你们路途顺遂。”
  希望你们一路平安。
  希望你们能过上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也希望,你们不要心存怨怼,能放开怀抱,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众人一起应下,再次道别。
  阿萝站在宫门外,看着一行人上了马车。马车载着众人缓缓离去,片刻后,消失在阿萝的眼前。
  阿萝忍住落泪的冲动,微红着眼眶在原地站了许久。然后,才回转。
  ……
  心情低落的阿萝,回了椒房殿后,就更郁闷了。
  时常自称“一把年纪”实则风华正盛的父皇,握着母后的手,两人头靠在一起,不知在低声细语什么,相视一笑间,仿佛世间最美的一幅画。
  而且,是只属于他们之间的画面。
  只他们两个人,就将这幅画填满了。她这个女儿也塞不进去,站在一旁既碍眼又多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