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一个人是善意还是恶意,其实不难分辨。
  
      谢柔曦不是傻瓜,梅太妃对谢皇后态度冷淡,对自己却格外亲切,怎么都不对劲。垂着头小心应道:“不敢当太妃娘娘盛赞。”
  
      梅太妃笑道:“哀家看着你,便觉有眼缘。来,坐哀家身边说话。”
  
      谢柔曦:“……”
  
      这态度好得太诡异了。
  
      谢柔曦求救地看了谢明曦一眼。
  
      谢明曦这才不疾不徐地张了口:“母妃喜欢你,你便坐过去,陪母妃说话解闷。”
  
      谢柔曦战战兢兢地应了,小心翼翼地坐下。
  
      接下来,梅太妃亲切地问询起谢柔曦的课业及衣食起居。态度别提多温柔亲切了。却未和谢明曦说半个字。
  
      不知道的,定会以为谢柔曦才是梅太妃的儿媳哪!
  
      这点手段,自然羞辱不到谢明曦。
  
      谢明曦气定神闲地坐在一旁,听梅太妃和谢柔曦说了半日的话。直至梅太妃笑着说道:“哀家一见柔曦,心里便欢喜得紧。留在寒香宫里住上几日,陪一陪哀家吧!”
  
      一直未曾张口的谢明曦终于微笑着张了口:“柔曦很快便要出嫁,得在谢府内宅绣嫁妆,不便留在宫中。”
  
      梅太妃:“……”
  
      谢柔曦:“……”
  
      她怎么忽然就要出嫁了?
  
      谢柔曦满心茫然,却识趣地闭紧了嘴。
  
      梅太妃被噎得一肚子闷气,皮笑肉不笑地问道:“哦?哀家怎么听闻谢四小姐并未定下亲事?怎么忽然就要待嫁了?”
  
      谢明曦悠然一笑:“不瞒母妃。今日徐老夫人领着四妹进宫,就是想为四妹求个凤旨赐婚的体面。我已经应下了,打算亲自为四妹挑一门好亲事呢!”
  
      梅太妃:“……”
  
      梅太妃被噎得面色难看至极。
  
      婆媳对阵,梅太妃输得一败涂地!
  
      胜利者谢明曦,优雅起身:“母妃还在病中,需静心养病,儿媳先领着四妹告退。”
  
      ……
  
      谢明曦领着谢柔曦翩然离去。
  
      留下梅太妃面色僵硬难看地坐在那儿。
  
      一旁伺候的宫女们个个低着头,唯恐被梅太妃的怒火迁怒波及。
  
      琴瑟心里暗暗叹口气,冲宫女们使个眼色。待宫女们都退下了,琴瑟才上前,轻声劝慰:“太妃娘娘别生闷气了……”
  
      咣当!
  
      梅太妃砸了手中的瓷碗,犹自不解气,将手边能摸到的一切东西都砸得干干净净。脸孔上满是怒火:“这个谢明曦,仗着一张利舌,竟敢这般戏弄哀家!”
  
      谢明曦一直不出声,任她做了半天戏,最后才张口说要给谢柔曦赐婚……摆明了是戏弄膈应她!
  
      琴瑟想了想,倒是说了几句公道话:“奴婢说实话,太妃娘娘可别不爱听。”
  
      “当年太后娘娘在世的时候,百般刁难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雷霆手段。到最后,便是太后娘娘也招架不住,被夺去权势,被困在寝室,身边人尽数离去,何等凄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