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卢公公是伺候了三朝天子的宫中老人,离宫时天子有厚赏,一众内侍给卢公公送行。
  
      怎么看,也不算凄凉被逐了。
  
      魏公公告假一日,亲自送卢公公出了宫。
  
      身为内侍,身体有残缺,大多短寿。像卢公公这般能活至五旬的,已是少见的长寿。卢公公生过一场重病,虽熬了过来,却落下了病根。走路时略有些躬身弯腰。今日出宫,腰背弯得更厉害。
  
      魏公公早已打点好了马车,扶着卢公公上了马车:“义父坐稳了。”
  
      义父两个字一入耳,卢公公眼眶忽然有些发热,将头扭到一侧。过了片刻,才重新转过头来,低声道:“没想到,我会有活着出宫的一日。”
  
      在数年前,从背叛了建文帝的那一日开始,他就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心理准备。
  
      那一天在椒房殿外,他被魏公公捉了个现行,以为自己活不过第二日。
  
      没想到,皇上饶过了他这条性命,只令他离宫。
  
      魏公公沉默了片刻,才低低地说道:“当年我进宫时,只有十二岁。若不是义父提携照顾,我不会那么快就崭露头角,也不会被派到当年的七皇子殿下身边了。”
  
      “我有今时今日,多亏了义父。我永不会忘了义父的恩情。”
  
      “皇上仁厚,肯放义父离宫。义父也当感念皇上仁德。”
  
      “我替义父置办了一处二进的小院子,又买了两个奴仆,伺候义父衣食起居。”
  
      “离宫后,义父就将宫里的一切都忘了吧!以后,我会好生孝敬义父,让义父衣食无忧颐养天年。”
  
      卢公公脑海中闪过芷兰的身影,很快,又自嘲地笑了笑:“你说得没错。我老了,也没几年可活了。以后,我就安心地在小宅子里养老。你得了空闲,来看看我便是。”
  
      卢公公的离宫,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宫中将会有大批“年迈体弱”的内侍被放出宫。属于俞太后的时代,也将随着宫女内侍们的离宫变成过去……
  
      这座皇宫,已彻底换了新主人。
  
      马车缓缓向前。
  
      卢公公到底没忍住,掀开车帘往后看了一眼。
  
      朱红色的宫门越来越远。曾生活过数十载的宫廷,也将彻底成为他的回忆。
  
      卢公公眼眶红了,浑浊的老泪滑了下来。
  
      ……
  
      傍晚,魏公公回宫,进了移清殿。
  
      忙碌了大半日的盛鸿,放下奏折,叫了魏公公过来:“你是否将卢公公安顿好了?”
  
      魏公公点点头,利落地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多谢皇上全了奴才的心意。”
  
      身为天子,想令一个内侍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宫中,再容易不过。卢公公叛主送信,乱棍打死也不冤。
  
      盛鸿肯放卢公公离宫,皆是看在魏公公的颜面。
  
      盛鸿没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随口道:“起身吧!你将卢公公带出了宫,就得好生奉养,更不得出什么差错。”
  
      卢公公孤身一人离宫,身边的两个奴仆皆是魏公公的人,一个远离宫廷既无权也无势的老太监,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