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谢明曦十分体贴,立刻说道:“皇姐和母后定有些知心话要说,我们暂且便退下吧!”
  
      萧语晗等人自无异议,纷纷点头。
  
      盛鸿走到床榻边,殷切地说道:“母后凤体不适,不宜疲累。和皇姐说会儿话,便好生歇着。儿臣晚上再来看母后。”
  
      天子每日来福临宫三回,亲自捧药至床榻边,堪称孝子典范。
  
      俞太后每见盛鸿那张俊脸一回,心里便气血翻涌一回,连做戏的心情都没了,冷哼一声:“不必了。哀家没那么大的福气,承受不起皇上的‘孝心’。”
  
      讥讽十足的话语,被断断续续地吐出口,没了力道,倒显出了几分滑稽可笑。
  
      盛鸿心中颇觉快意,也不计较俞太后的态度恶劣,恭敬告退。
  
      谢明曦等人也相继退下。
  
      寝室里只留下芷兰玉乔两人伺候。
  
      昌平公主在床榻边狠狠哭了一场。
  
      俞太后接连遭受重挫,心志再坚韧,也有颓然之感。对着别人不肯示弱,在女儿面前,无需再强撑,也落了一回泪。
  
      不过,俞太后不是自怨自艾之人,也未因这样的重击彻底失去斗志。张口道:“昌平,你替哀家擦了眼泪。”
  
      昌平公主红着眼眶应了,拿出手帕,为俞太后擦拭眼泪。一边低声道:“母后,盛鸿和谢明曦都不是善茬,和母后也不是一条心。”
  
      “都到这等地步了,母后就别再和他们较劲了。母后是太后,只要肯稍微退让一步,他们为了孝道二字,也得恭恭敬敬地对母后……”
  
      一肚子的话没来得及全部出口,就被俞太后眼中腾然冒出的怒火逼了回去。
  
      “混账!”俞太后咬牙怒骂:“你这是要哀家低头退让,摇尾乞怜,求着那一对狡诈阴狠的夫妻手下留情?”
  
      “绝无可能!”
  
      昌平公主没有被怒骂的悲愤,只有无奈和悲凉:“母后,你还认不清形势吗?”
  
      “盛鸿坐了龙椅,是大齐天子。谢明曦拿回凤印,名正言顺地执掌六宫。他们夫妻齐心,母后如何是他们对手?”
  
      更不用说,俞太后病重,连下榻的力气都没有。俞家也彻底放弃了俞太后……
  
      当然,最后这一句戳心窝的话,昌平公主万万说不出口就是了。
  
      饶是如此,俞太后也已怒不可遏,脸孔涌过异样的红潮:“不,哀家还有杀手锏!哀家没输!”
  
      杀手锏?
  
      昌平公主一愣,低声追问:“母后还有何对付帝后之策?”
  
      俞太后闭口不语。
  
      谢明曦服下绝孕药之事,是她和谢明曦之间的隐秘。绝不能让任何人知晓。谢明曦绝不敢将此事告诉盛鸿。她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此事。
  
      一朝太后,逼中宫皇后服下绝孕药。这等事一旦传开,她这个太后会声名扫地,也会落得万人唾弃的恶名。
  
      便是对着女儿,也不能说。
  
      俞太后不肯说,昌平公主也没法子,只得好言宽慰安抚。心里就此埋下了一个疑惑。
  
      ……
  
      从这一日起,昌平公主在福临殿里住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